鏗鏘集

土地大辯論

播出日期: 2018-05-21
學習單元: 今日香港 
片長: 00:22:00
簡介:

香港人住得貴、住得細是人所皆知,但要解決土地荒問題,如何增加土地供應就是需要未來5個月,靠公眾在「土地大辯論」中凝聚共識。土地供應專責小組提出了18個增加土地供應的選項,當中應否改劃哥爾夫球場、以公私合營模式釋放私人農地、應否大幅填海或開發郊野公園,引來最多爭議,市民會如何衡量抉擇呢?不過,增加土地就是否等於能解決香港人的住屋問題?仔細檢視政府土地供求的估算後,有人認為政府高估土地需求,強調土地問題根源是分配不公義;也有聲音認為是低估,必需填海造地未雨綢繆。這場土地大辯論將何去何從?


內容重點
持分者
思考問題
延伸閱讀
時間標籤
  • 了解土地供應專責小組提出土地選項討論的背景及建議
  • 了解本港土地資源的使用情況
  • 了解發展私人遊樂場用地、填海、綠化帶建屋等的好處和局限
  • 討論政府提出的土地供應不足情況及解決建議
  • 探討政府以公私營合作模式的可行性和爭議
  • 討論部分土地供應的用途的實際需要和效益

持分者:

持分者

人物 / 組織

經歷 / 看法

土地供應專責小組

黃遠輝(土地供應專責小組主席)

  • 土地短缺絕不只1200公頃,因為這個數字,未計及市民想住大一些的訴求
  • 沒有一個(獲得土地資源的)選擇是無痛的,尋找平衡不容易,但我們要拿出勇氣,也要作出決定

黃元山(土地供應專責小組成員、香港團結基金副總幹事)

  • 民間斟酌細微的數字,容易令討論失焦,對100多公頃土地已討論多時,但我們正在提出一個問題,我們需要的是幾千至1萬公頃土地,整體約數已經很不相同
  • 一直提議香港要造地達9000公頃,即是約3個沙田新市鎮,才可以大幅改善香港人的居住質素,我們的人均居住面積是170平方呎,相對於新加坡270平方呎,比我們多60%,因為香港已經很久沒有移山填海,沒有開發新市鎮,沒有新市鎮就沒有土地
  • 合理一點,30年的規劃就是,試想現時的情況是因為從前少造了,因此應該未來要擴大造地,讓大家最終有機會增加居住環境
  • 改劃土地是一種「事急馬行田」,沒辦法中的辦法,為何我們經常提出要興建新市鎮,如從前般大規模開發土地,而非四處尋覓土地?若土地供應純粹依靠改劃,不只困難、面積小,也不容易做到
  • 香港的情況已經是水深火熱,所有方案都應該考慮,事實上,當你提出先做這,人們便要求先做那,因此好像永遠說甚麼,都有人出來否決、反對,或應該先做別的事,我的看法是把所有方案都做了,仍然不夠,因為事實上,我們累積的問題很嚴重

劉振江(土地供應專責小組成員、測量師)

  • 有人指發展商囤地,但這是整體集合土地的必要過程,收購土地或併購土地需要大量心思,這是市場力量,把本來業權很分散的土地合併起來,給它新的生命
  • 在新界擴展道路並不容易,若不由政府去做,依靠私人發展商可能做不到,舉例說,發展商買不到某幅地,該幅土地會通往大路,我們看到很多類似的實際困難,可能要用公權力才能解決問題
  • 曾統計過,加上南生圍,附近一帶有300多公頃閒置私人農地,例如一幅位於米埔旁邊的魚塘地,雖然具生態價值,但同時鄰近公路,具備發展潛力,周邊環境可能有棄置物件或種了樹,但是否很優美的環境?我們只花幾分鐘便能抵達大路,接近路邊的一段已經可以發展,我們現在要看看如何兩者兼備,做得更好
  • 不發展,一切不變,沒問題的,但原因何在?只是保持現狀,然後市民大眾便會思考,別再罵政府了

關注土地資源團體

任憲邦(民間土地資源小組成員)

  • 香港不是沒有土地,而是政府沒有政治勇氣去收地
  • 自己立場與政府相反,認為即使增加土地供應,仍無法解決港人住屋太小、太擠逼的問題
  • 感到很憤怒,因為政府要收回土地作交代,收回土地卻用來建豪宅,對香港正在輪候公屋的居民完全沒有幫助
  • 認為政府為了合理化土地不足的說法,把土地需求誇大,例如政府估算私人房屋土地需求時,按照過去30年平均面積增長6%,假設未來30年的私樓會有同樣增長,因此估算將來要提供的,40萬個新建私樓單位,平均總樓面面積是800平方呎,是不切實際,可以看到這些房子即使只有300多平方呎,售價也要600多萬元,若真的興建800多平方呎的房子,香港市民能否買得起?
  • 今年有38%的房屋面積,(實用面積)小於400平方呎,大家當然希望住得更舒適,但在香港的環境有可能實現嗎?這個估算的唯一作用是誇大土地需求

劉海龍(本土研究社成員)

  • 大自然經歷火災後可以自行修復,但這些地方興建了居屋或豪宅,只要建屋,鋪了水泥,一切便不能回頭
  • 這邊有兩幢首置樓宇,後面有9幢19層高的私樓,政府希望營造一種狀態,雖然我們在這裏興建了很多豪宅,但仍會撥出一點土地讓市民享用,現在這位置劃為交通迴旋處,發展商擬興建的道路大約在這裏,從這裏穿出去,興建天橋接駁元朗工業邨

黃肇鴻(本土研究社成員)

  • 政府說引用《收回土地條例》的法律門檻很高,不容易做到,但我們看到,例如旁邊的橫州,發展橫州而趕走永寧村居民時,也是引用《收回土地條例》
  • 但對南生圍的發展商,政府可能會突然變成雙重標準,對於整個城市的土地如何分配,政府並非依照人的基本需要,而是選擇政治上最易走的路去做
  • 有這麼多官商勾結的嫌疑,是因為政府仍然選擇希望透過公私營合作,動用公帑為發展商興建道路,像協助他們釋放本來不應該用來建屋的發展潛力
  • 十居其九,隨便選一幅地段,都是發展商或轄下公司在早年買入的,早年發展商曾經闖關,提出發展,只因生態敏感或交通不便的原因被否決,現在我們懷疑,政府會否透過公私營合作,用一個新的名目,藉此放寬一些規例,用公帑為發展商興建道路,令從前否決的原因,現在已經不存在,這會令整個城市規劃的制度崩潰
  • 我們思考如何發展香港的土地時,要想清楚現存的土地是否用得其所,香港有很多我們稱為特權用地,例如高爾夫球場,我們並非不夠土地,而是土地分配的方法不均勻,現在政府正有一個契機去撥亂反正

私人遊樂場地契約租戶

馬健生(香港哥爾夫球會公共事務總監)

  • 失去一個世界級球會,香港只剩下房屋,還有甚麼核心價值?
  • 希望這次土地大辯論裡,市民不要把居住需求與體育用地,放在對立面
  • 高爾夫球運動需要這種距離的球洞,才能達到世界級的水準,若不是這樣,所有人打乒乓球便行,我們慶幸擁有一個百多年歷史的球會,幫助香港體育方面更進一步,若我們就此扼殺它,是否有點可惜?

其它民間團體

伍世良(香港地貌岩石保育協會保育小組召集人)

  • 現在只剩下藍地一個石礦場,現時大部分建築材料,大約四分之三或更多是要從外地引進
  • 從環保的角度,回收建築廢料的功用更重要,若不處理回收的建築廢料,最終會影響環境,只要大約一個石礦場已足夠處理回收建築物料,換言之,可能50公頃已經足夠

任國棟(各界關注骨灰龕法案大聯盟發言人)

  • 將軍澳只撥出不足1公頃土地,便能提供9萬多個公營龕位,若是75公頃土地,大約有750萬個公營龕位,說句不吉利的,香港全部人口突然一次過去世,才需要用這75公頃土地,土地供應專責小組報告內也有提及,建議靈灰安置所可以設在岩洞內,變相能否減少75公頃的土地需要?

計劃於馬鞍山一幅綠化帶土地興建公共房屋鄰近村落居民

侯立光(樟木頭村村長)

  • 反對在這裡(馬鞍山綠化帶)建屋,我們已經沒有新鮮空氣,試想想,若四面八方都興建樓宇,我們真的沒有空間做任何事,填海也是好方法

市民

齡姐(劏房戶)

  • (粉嶺高爾夫球場的私人遊樂場契約於2020年到期)是重新規劃的好時機,自己不知道政府用這麼便宜的租金,讓他們用作娛樂場所,若要維護他們的權益,一年租金1000元,不如讓自己來付3倍租金3000元,在那裏居住
  • 現時花5300元,租住太子一個百多平方呎的劏房,和子女同住,3人都是大人,住在這空間,始終有點尷尬,有時候睡在地上,這裏已經很好,夠空間可以打開桌子,從前的房子連打開桌子也不能
  • 土地不足的情況,並不如政府說得那麼嚴重,(有些土地)可以立即建屋,為何不用那些土地?為何還要花時間慢慢填海、開山劈石?高爾夫球場面積已達170多公頃,已能解決大部分問題,每年土地供應不足,若收回高爾夫球場建屋,至少今年有足夠供應

Thea(東涌居民)

  • (自己的畫)這是公共屋邨仍是地盤,滿佈天秤時畫的,現在那些天秤全變成樓宇
  • 是第一批東涌新市鎮的居民,熱愛這個住了10多年的地方,幾年前,積極投入反對東涌新市鎮,擴展中的填海計劃,但無功而回
  • 對現時香港發展到這地步感到很矛盾,若問要不要填海,當然不想破壞自然地方,但真的要發展
  • 前面這一片海,挺靠近大橋的方向,中間全是填海區,從圖則上看,似乎會兼顧有公屋和私樓,有休憩用地,甚至有遊艇會,但自己無需這些遊艇會,是否填海還是其次,真的要思考填海後這裏會怎樣發展,那才是最關心的
  • (位處東涌西新發展區的農莊)即現在看到的這裡面全是樓宇,現在我們的田地將會興建道路,將來這裏車水馬龍,六四之比這個比例看似乎很好,但原來富人獲得更多土地,窮人要住在較擠逼的地方,其實那只是欺騙我們,只讓我們看比例,但實際的居住環境如何?
  • 這次的土地大辯論並不全面,只談供應,但不討論改變房屋政策,無助真正改善基層的生活質素,能想申請到居屋的人,入息超過了最低限額,但私樓售價已飆升至500-600萬元,根本負擔不起供款,若政策不改變,我們依然是人心惶惶,我們依然無法在這裏紮根,不管怎樣興建或填海都沒用

其他資料:

香港的土地資源

  • 香港大約70%土地,都是未有建設的漁塘、農地,綠化帶或是受保護的郊野公園,已發展的土地只佔整體土地24%,在已發展的用地裏,住宅用地只佔7%

土地供應專責小組就增加土地供應選項活動相關資料

  • 土地供應專責小組向民間提出18個增加土地供應的選項,邀請市民討論用甚麼方法造地
  • 在這次增加土地供應的選項裡,把遊樂場契約用地改劃,是短中期方案之一,當中佔地170公頃的粉嶺高爾夫球場,去向備受關注
  • 諮詢文件提到,香港直至2046年,對土地的需求達4800公頃,現有規劃大約可以提供3600公頃,所以至少欠缺1200公頃,相等於60個維園,當中以政府基建及設施用地佔最多,需要720公頃,住宅用地則欠230公頃
  • 文件提及,土地荒最嚴重的基建及設施用地,有些需求亦耐人尋味,在欠缺的700多公頃土地裏,其中超過10%,即90公頃,政府表示要闢作石礦及岩石加工設施,政府又估計,靈灰安置所未來需要75公頃土地

土地供應專責小組建議填海選址相關資料

  • 馬料水是小組建議維海以外近岸填海選址之一

香港高爾夫球會相關資料

  • 球會每年以1000元象徵式地價租用,但2020年便到期,諮詢期間,很多團體到球會請願
  • 球會歷史悠久,裡面有歷史建築,也有珍貴的古樹林

香港高爾夫球會附近用地相關資料

  • 高球會旁的私樓地盤,本來是球會苗圃,2013年被政府收回賣地,這個樓盤主打過千平方呎洋房,小部分是200-300平方呎的迷你單位,平均呎價1萬6000元

南生圍相關資料

  • 南生圍被視為香港人的後花園,個多月前,接連發生4次火災,現在有些植物開始再現生機
  • 發展商20多年來,一直希望在這裡發展住宅,但多次在城規會闖關都失敗,最新方案,發展商表示願意與政府合作,增加興建首置「上車盤」,類似的構思,以公私合營模式釋放私人農地儲備,也是土地大辯論中的選項
  • 這些農地通常位處交通不方便的地方,政府建議負責提供道路基建,以增加發展密度,但發展商要交出部分單位作資助房屋,政府綜合各大發展商年報資料,估計他們手上最少有1000公頃農地,有意見認為,即使要用農地建屋,政府都應該引用《收回土地條例》處理

東涌東發展區相關資料

  • 東涌西新發展區規劃了興建低密度私人住宅,政府按照長遠房屋策略的目標,規劃了發展區的公私營房屋數量,是六四之比,但提供60%單位的公營房屋,原來只佔用5公頃土地,反而佔40%的私營房屋,佔地高達23公頃

 

  1. 黃元山建議政府大規劃興建新市鎮以提升港人居住質素,他的理據為何?
  2. 劉振江對發展商被指「囤地」有何看法?他認為政府在協助發展商的角色有何作用?
  3. 任憲邦指政府把土地需求誇大,以合理化土地不足,他認為政府為何要這樣做?
  4. 黃肇鴻指政府在引用《收回土地條例》時有雙重標準的情況出現,他引用的例子為何?他對此又有何看法?
  5. Thea對東涌因發展而填海和本次土地大辯論分別有何看法?
  6. 你認為現時本港的土地供應不足有何問題和解決方法?根據節目內容和就你所知,解釋你的答案。
  1. 通識專題︰土地供應
    http://www.liberalstudies.hk/topic.php?id=56
  2. 集師廣益︰「土地大辯論」與郊野公園的前途
    http://m.liberalstudies.hk//blog/ls_blog.php?mode=showThread&id=3326&mother_id=862
  3. 集師廣益︰再論香港郊野公園土地用途的爭議
    http://m.liberalstudies.hk//blog/ls_blog.php?mode=showThread&id=3087&mother_id=862
  4. 通識專題︰房屋政策
    http://www.liberalstudies.hk/topic.php?id=130
  5. 通識概念︰土地儲備
    http://m.liberalstudies.hk//daily_concepts/index.php?word=439
  6. 通識影片︰視點31 - 發展棕地既喜亦悲
    http://m.liberalstudies.hk//video/programme.php?vid=thweh17-0041-seg01
(02:04) - 齡姐指收回高爾夫球場建屋足夠應付大部分土地供應短缺的問題
(03:22) - 馬健生指保留球會不但對本港哥爾夫球運動有貢獻,更是本港核心價值之一
(04:28) - 任憲邦不滿政府收回土地但只興建私樓的做法,無助輪候公屋人士
(06:18) - 伍世良指政府闢作石礦及岩石加工設施的土地應用來回收建築廢料
(07:20) - 任國棟指政府預作增設的靈灰安置所用地的估算比實際需求過大
(08:37) - 黃元山指政府應規劃更多新市鎮計劃才可改善居住質素
(10:56) - 黃元山指只四處覓地而不進行大規模的新市鎮計劃,覓得土地只會面積小,尋找亦困難
(12:36) - 劉振江指發展商囤地是整體集合土地的必要過程;在新住宅旁的基建亦需要要用政府的公權力才能解決問題
(13:12) - 黃肇鴻以政府引用《收回土地條例》發展橫洲與南生圍的情況不同,是雙重標準,會引來官商勾結的嫌疑
(17:32) - Thea指東涌的填海發展令她感矛盾,因為需要發展,但所建設的部分設施如遊艇會又不是她會使用
(19:23) - The指這次土地大辯論並不全面,只談供應,但不討論改變房屋政策,無助真正改善基層的生活質素
(20:26) - 黃肇鴻指政府應利用收回像高爾夫球場的特權用地去改變現時用地並非用得其所的情況

桌面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