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民衝突(Conflicts between the Police and Citizens)指警員執法時與民眾發生爭執。警員的職責是維持社會秩序,但當民眾對政府施政不滿,以示威表達訴求時,警員作為執法者,容易成為政府與民眾間的磨心;由於警員可使用非致命武器管制示威群眾,當示威者與警員對抗時便有機會演變為衝突。

民權觀察接數十宗投訴警方個案

2019-06-25 18:00:00

民權觀察接數十宗投訴警方個案

團體「民權觀察」成立「警暴受害者支援平台」,收集有關6月12日警民衝突中,警方不當行使警權或使用不當武力的個案,並已收到35宗個案。民權觀察表示,綜合公開的影片已顯示警員曾對示威者使用非法武力。民陣及多位立法會議員要求政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612事件,但亦有議員認為市民交由監警會跟進投訴,或循刑事途徑追究便可,反對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曾偉雄:金鐘衝突警方有需要和合法使用進一步武力

2019-06-22 13:21:00

曾偉雄:金鐘衝突警方有需要和合法使用進一步武力

警務處前處長曾偉雄回應612金鐘警民衝突時表示,從電視直播畫面見到,一些示威者衝擊警方防線並使用武力,情況比自己在2014年處理非法佔中時更嚴重,對此感到相當擔憂。

曾偉雄出席一個活動後表示,當時警方比較克制使用武力,這次亦都是被動並非主動使用武力,如果警方沒有採取措施,情況將更加嚴重,有更多人身體受傷,立法會大樓亦會受到衝擊。

曾偉雄說,自己在2014年時可以避免使用橡膠子彈、布袋彈,但他認同,這次警方如果只是使用催淚彈,無法制止暴力行爲,因此有需要和合法使用進一步武力。

被問到應否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警方是否濫用武力,曾偉雄相信政府會考慮,但如果針對個別指控,現有機制足以處理。

對於有示威者要求撤銷被捕人士控罪,他表示,要發出友善警告,因爲如果講政治手段或訴求而不講法律,香港法治將會崩潰,是非常危險的情況。(香港電台新聞部)

朱敏健:監警會可制衡 應由現機制處理警民衝突投訴

2019-06-25 13:00:00

朱敏健:監警會可制衡 應由現機制處理警民衝突投訴

監警會前秘書長朱敏健,被問到政府應否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警方在早前金鐘的警民衝突中有否濫用武力,朱敏健說,在現行制度下,所有涉及警方權力的投訴,都是先由「投訴警察課」處理,並由監警會監察和制衡,這個制度行之有效,監警會過去的工作都是以證據為本。

對於有意見質疑投訴警察課是「自己人查自己人」,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早前的警民衝突。朱敏健說,尊重社會的不同意見,但仍然希望先交由現行的投訴機制處理。

另外,現時是平機會主席的朱敏健到深水埗,與社區組織協會及新移民會面。他說,如果新移民懷疑受到歧視,可以聯絡平機會,平機會亦會循立法、教育和推廣等方面,繼續處理歧視問題。(香港電台新聞部)

民陣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跟進警方懷疑濫權行為


2019-06-23 23:16:00

民陣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跟進警方懷疑濫權行為

民陣晚上舉辦集會,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跟進警方處理近日示威活動時,懷疑濫權行為。民陣副召集人陳皓桓說,當政府認為警方做法正確,但民眾反對時,交由獨立調查委員會處理是最公正的解決方法。

陳皓桓表示,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應該用行動正面回應市民5大訴求,包括追究本月12日警方在金鐘驅趕示威者的行為,例如未作警告,就向已取得不反對通知書的民陣集會,投擲至少5枚催淚彈。陳皓桓認為,政府尋求與示威者對話,未能解決問題。

陳皓桓指,近日有人在街頭派發聲稱「事實真相」的單張,只展示警員在示威活動中受傷的圖片,認為這是抹黑示威者的行為。他表示,民陣及成員團體會擺設更多街站,爭取市民支持,又呼籲曾參與本月9日及16日遊行的市民,出席於26日在愛丁堡廣場舉行的集會,繼續向政府施壓。(香港電台新聞部)

監警會前委員鄭承隆支持獨立委員會調查612警方部署


2019-06-23 15:26:00

監警會前委員鄭承隆支持獨立委員會調查612警方部署

監警會前委員、新思維副主席鄭承隆表示,支持成立獨立委員會調查6月12日警方部署,同時建議委員會加入監警會主席作為委員,又建議安排監警會負責處理市民對前線警員的投訴。

中文大學學生會會長蘇浚鋒表示,同意成立委員會,但前提是委員會成員需要包括獨立法官,確保獨立性。

自由黨立法會議員鍾國斌亦同意成立獨立委員會,除調查警方是否使用過分武力,亦要調查示威者使用鐵枝是否合法。鍾國斌認為在警察總部外示威,打擊警方士氣,對市民沒有好處,他認為警隊維持治安,令香港的罪案率維持在低水平。(香港電台新聞部)

朱凱廸:有需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張宇人:無助息爭


2019-06-22 12:37:00

朱凱廸:有需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張宇人:無助息爭

議會陣線立法會議員朱凱廸表示,有需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深入檢討政府在整個修訂《逃犯條例》過程的處理手法。

行政會議成員、自由黨張宇人認爲政府會檢討處理手法,但認為朱凱廸建議太闊,成立委員會無助平息爭議。

運輸及房屋局前局長張炳良認同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希望警方理解,調查並非只是針對他們的行爲。(香港電台新聞部)

監警會稱有權主動調查金鐘警民衝突情況


2019-06-26 12:28:00

監警會稱有權主動調查金鐘警民衝突情況

有報道說,監警會將研究能否按現行條例下,主動檢視金鐘警民衝突的整體情況。

監警會副主席謝偉銓說,不便透露監警會的工作,但根據相關條例,監警會能夠作主動調查,並提出建議。

監警會前副主席陳健波說,希望監警會小心慎重處理,避免令警方感到不公道對待。(香港電台新聞部)

警民衝突事件簿

集師廣益 - 這是一代人的故事

盧日高老師

這是一代人的故事

4月9日,佔中案審結,九名犯人全告罪成。下午,最年長的朱耀明牧師讀出他的陳詞:「在我心中,在法庭的被告欄,是一生牧職最崇高的講壇。」洋洋七千多字,訴說他由童年目睹土地改革運動,後來到香港讀神學,到教會服侍,每一步一足印,側面刻畫出香港時代故事。那天我在下班回家的車上讀這篇陳詞,淚如泉滴,不能自已。每個人生命中有不同的故事,如要以政治參與作為軸心,這五年我應如何論述呢?

 

「九州生氣恃風雷,萬馬齊喑究可哀。」龔自珍《己亥雜詩》

 

時間回到2014年,雨傘運動無法推使政府推行包括公民提名的政改方案,79天的運動以警方清場告終,街頭運動回歸日常生活並非容易適應,令人不想過問世事。幸有一群年輕人滿懷希望打著「命運自主」的口號,躊躇滿志要取得未來的主導權。2016年年初的冬天很冷,但卻無阻年輕人的熱情,我記得某晚上水街頭,一群大學生有如在迎新營呼喊口號,為本土民主前線的梁天琦在新界東補選助選。補選結果是梁天琦一舉取得6萬多票,支持度足以讓他有機會在接下來的大選取得議席。連同2015年區議會選舉,傘後組織奪得20個議席,新興政治陣營氣勢如虹。

 

可是政治現實而殘酷,儘管《香港人權法案條例》第一條表明,每個人所享受的權利不因政見而被剝奪,但是2016年9月立法會大選前夕,梁天琦等多名候選人,因為曾發表香港獨立的言論而被取消參選資格。幾位新晉議員雖然成功當選,卻因為宣誓問題而導致六位議員被取消議席。2018年的補選,再有周庭因為認同港人自決前途而被取消參選資格,民主派甚至史無前例地,在單議席單票制的地方補選落敗,六個議席只能保住兩席,失去分組點票否決權。當年西九龍高鐵站一地兩檢爭議雖大,但卻在立法會主席嚴限時間、阻止議員發言情況下,只花四日共38小時便三讀通過。民主派的議席佔少數,唯一可用的方法--拉布,都無法拖倒備受爭議的議案,立法會制衡行政機關的功能已告失效。

 

與此同時,和平遊行的抗議方式變得更無力。據港大民意調查的數字,近年的七一遊行人數只有約三萬人,有次我和幾個朋友在遊行路線開設街站,大約兩小時街頭已可通車。即使是涉及一國兩制的一地兩檢爭議,2018年元旦遊行都只有一萬人,示威如示弱,不少人都質疑和平表達訴求的效用。

 

2017年開始,示威者出入監獄變成常態。黃浩銘、何潔泓等13名反新界東北示威者,在律政司上訴加刑後,被高等法院判監13個月,坐牢一年多才獲終審法院翻案獲釋。雨傘運動領袖和示威者如羅冠聰、黃之鋒、周永康等,相繼因為闖入公民廣場及藐視法庭而被判監。溫文儒雅的學者陳健民和戴耀廷,因為發起公民抗命而判監16個月。教人心碎的是,一度是政壇新星的梁天琦,因為暴動罪被重判6年監禁,失去重要的事業起步期。同是本土民主前線成員的黃台仰和李東昇,後來證實流亡德國,成為天涯異客。

 

議會無路可進,抗爭代價沉重,無力感滋長在很多香港人心中。

 

「黑雲壓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鱗開。」李賀《雁門太守行》

 

取消議員議席和參選資格、成功通過一地兩檢條例等事件,社會都相對平靜,無疑為政府注下強心針。2018年一名港人在台灣殺人案成為政府推動《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修訂)條例草案》的原因。不論特首林鄭月娥的初心如何,修例賦予特首權力將逃犯移交中華人民共和國,卻是白紙黑字的事實。條例諮詢由2月14日開始至3月4日結束,匆匆只有20日,只及私人遊樂場地契約政策檢討半年公眾諮詢期九分之一。可是,條例爭議卻越滾越大,無論是專業團體如大律師公會、律師公會,商界如國際商會香港區會、美國商會,國際社會如英國、加拿大和美國等,均先後表示憂慮或反對,可是都被特首視為對條例的誤解。

 

任何人不論其過犯是什麼,都應該免受酷刑,且得到公開公平公正的審訊,這是人道和法治的基本原則。不過中國卻是被聯合國評為「酷刑和虐待做法仍有很深的根基」的國家(註1),同時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今年2月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已表明中國決不走司法獨立的路(註2)。是否接受移交逃犯往中國內地,在義務論,是一場道德兩難的判斷,在目的論,是外國人憂慮在香港有機會被移交往中國大陸,到底會對香港造成怎樣的經濟影響。不過巨大爭議當前,3月31日民陣發起反修例遊行,卻只有一萬二千人參加,對見慣市民遊行的政府來說,這個數字毫無壓力。

 

4月9日,法庭宣判2014年雨傘運動九位領袖罪名成立,朱耀明在他的陳詞結尾說:「如果我仍有氣力,必繼續在教會敲鐘,在世上敲鐘,在人心敲鐘。」「我,朱耀明、戴耀廷和陳健民現在於被告欄宣告:我們沒有後悔,我們沒有埋怨,我們沒有憤怒,我們沒有遺憾。我們沒有放棄。」24日,陳健民教授、戴耀廷教授等鋃鐺入獄。

 

「他們有的,是對這片土地的愛。」周保松〈我們的黃金時代〉

 

最溫柔的力量,此刻重新喚醒愛這片土地的香港人。對不少香港人而言,雨傘運動爭取民主是要從無到有;反修例守護自由,卻是防止從有到無的背城借一。4月28日「反修訂」遊行,人數升至13萬人。民間反對聲音開始累積,沒想到5月8日,特首林鄭月娥在立法會答問大會竟然豪言議員的質疑「全部都係廢話」。官民對立的氣氛爆發,其後大學、中學校友聯署如雨後春筍,港人決意反對的心堅決,終於6月9日,破主權移交以來大型示威紀錄,103萬人上街遊行反對修例。

 

記得當晚九時我人在金鐘,從高等法院往下望仍是萬頭攢動。晚上11時人潮未散之際,政府就立即回應:「《條例草案》將於6月12日在立法會恢復二讀辯論。」而立法會在6月12日的議程則寫著:「政府法案二讀(恢復辯論)、全體委員會審議及三讀」。有市民和學生焦慮了,他們擔心立法會可以一日之內完成三讀通過,是故在6月12日立法會大會前,拋下工作甚至考試,趕到政府總部和立法會一帶道路聚集,癱瘓交通以阻止會議;下午更嘗試闖入立法會大樓,希望像台灣太陽花學運佔領立法院,結果爆發大規模警民衝突。警方施放約150枚催淚彈、20發布袋彈及數發橡膠子彈驅散民眾。民眾退向大會堂、力寶中心、太古廣場、演藝學院和溫莎大廈。黃昏時份,我遠在循道衛理香港堂都聞到催淚彈的硝煙。

 

不過,警方武力清場卻未能完全驅散示威者,反而警察在行動中濫用武力的畫面卻在網絡瘋傳,以「暴動罪」拘捕示威者、製造白色恐怖惹起激憤。那晚我城情緒沸騰,令人想起1970年,美國四名反越戰學生被國民警衛軍槍殺,紐約大學學生從教學大樓窗外扔出寫上「They Can't Kill Us All」的橫幅,悲憤慷慨。龐大民意給政府莫大壓力,6月15日下午,林鄭月娥會見記者,宣布暫緩修例,但始終堅拒撤回。晚上,一名示威者在金鐘太古廣場五樓,向著政府總部掛上要求撤回條例的標語,之後墮下死亡。

 

「苟活者在淡紅的血色中,會依稀看見微茫的希望;真的猛士,將更奮然而前行。」魯迅〈憶劉和珍君〉

 

翌日,香港人扶老攜幼再度湧上街頭,遊行隊伍史無前例地佔據港島北多條道路。滿城黑衫市民東起自北角城市花園,西至中環遮打花園,中段人山人海滿佈於莊士敦道、軒尼詩道、駱克道、謝婓道甚至告士打道,尖沙咀天星碼頭排隊過海的人龍排到文化中心。史無前例200萬人人潮由中午聚集到深夜方才散去。

 

The whole world is watching. 當晚,特首終於發聲明向全港市民道歉。

 

執筆之際,運動尚未完結。天風海雨,我城往後的民主、自由、法治、人權如何發展,只能引用魯迅的〈希望〉:「地上本沒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編織一段五年以來的我城故事,是因為生命本是雜亂無章,非由單一故事組成,若以主題敘事重組活過的經驗,將有助人建構自己身份的結論。一人一記憶,匯集成河,慢慢會凝聚成這座海港城市的集體回憶。這是屬於我們一代人的故事。

 


註釋:

  1. 聯合國禁止酷刑委員會:〈關於中國第五次定期報告的結論性意見〉,2015年。
  2. 香港01:〈《求是》刊習近平講話:決不能走西方司法獨立路〉。

一日一通識 - 示威者

示威者 (Protester)

示威者(Protester)是指參與示威抗議活動人士,包括發起人及中途加入之群眾。示威者所針對的對象可以是腐敗無能的統治者、個別的政府政策,或是整體社會的狀況。模式包括遊行、絕食、靜坐等;亦可能引發破壞或焚燒物件等暴力行為,但示威者一般不同於革命者,他們是公民式反抗,而沒有暴力推翻政權的意圖。

新聞摘要:

美國《時代》周刊選出「示威者」為本年度風雲人物。周刊指出今年全球各地的示威活動層出不窮,遍及中東、北非、歐洲和美國,全球各地示威者不僅表達不滿情緒,而且正改變世界,帶來了國際政治改變。新一期《時代》周刊封面是一名戴金黃色頭巾的蒙面示威者,紅色背景展示了全球各地的示威抗議浪潮。

集師廣益 - 以法理角度思考警權問題

邱兆麟老師

以法理角度思考警權問題

今天是9月1日開學日,先祝各位同學開學愉快。

 

近日最多人談論的新聞莫過於副總理李克強訪港期間,警察執行保安任務的手法爭議,例如把在公眾地方及香港大學的示威區設定於遠至副總理看不到的地方、在私人屋苑把身穿六四T恤的住客抬走並阻礙記者指攝、在香港大學校園把三名學生封鎖在示威區附近的後樓梯等等。

 

要思考關於警權、政要保安需要和市民表達意見權利的時候,同學可從幾個角度去看問題。

 

第一,有沒有一些社會普遍接受的指導性法律原則?

終審法院判詞

《基本法》第27條訂明「香港居民享有言論、新聞、出版的自由,結社、集會、遊行、示威的自由,組織和參加工會、罷工的權利和自由。」同時,根據《公安條例》,在公眾地方進行超過30人的遊行和超過50人的集會需要向警務處申請不反對通知書(不適用於學校範圍)。警察在維持公眾秩序的同時,也有責任維護市民的遊行和集會權利。但當兩者有衝突的時候,處理的原則是什麼呢?

 

2005年7月終審法院在梁國雄被控非法集會一案的判詞指《公安條例》賦予警務處長就「公共秩序」考慮發出不反對通知書的制度沒有違反《基本法》。(註1)

 

終審法院在同年5月的法輪功學員被控阻街、阻差辦公及襲警罪的上訴(註2)判詞中指出,和平示威的自由是《基本法》第27條所保障的一項憲法權利,法庭對這些自由的涵義,應該給予寬鬆的詮釋。如果市民行使和平示威的憲法權利的時候阻礙公眾地方,在衡量他們的阻礙行為是否合理時,必須重視這個基本權利的重要性。終審法院指警方並沒有考慮示威人士在行使他們憲法權利進行示威時,是否不合理地造成阻礙,是故警方的拘捕屬於非法,判法輪功學員上訴得直。

 

從上述的判例可見,警察有責任保障市民遊行集會的權利。政要到訪,警察出於安全考慮而設立示威區也是國際慣常做法。不過,示威區的位置離開示威對象的距離會直接影響到示威者要表達的意見能否有效傳達,若果政要完全不會看見示威區,那麼示威區便失去作用,這實際上是妨害了市民的基本憲法權利。

 

必要和合乎比例原則

實行普通法的民主國家的行政機關和法院,在處理示威權利與公共秩序和政要安全的衝突時,考慮的是規範措施與表達訴求的權利之間是否必要和合乎比例 (necessary and proportionate)。至於政要是否不想聽到反對聲音或者會否因為示威而不高興,則完全不應是考慮的因素。

 

以李克強訪港為例,警方把香港大學的示威區設在李克強進入儀式會場的入口的170米之外,令李克強完全看不見、聽不到示威,警方解釋是要確保他的安全。可是,如果是因為保安理由,警察確保他不會受到襲擊(例如檢查不論歡迎還是抗議的市民沒有帶同武器,以及派足夠的警員阻擋可能衝出來的請願人士)已經足夠。是次警察在香港大學的做法,是把大學幾乎變成無人地帶,示威區形同虛設,保安措施對市民請願權利的限制便變成不乎合比例。引用港大法律系戴耀庭教授的說法,合乎比例的意思就是「除非有足夠理據証明政要的安全受到威脅,否則應以人權優先。」(註3)

 

防犯濫用警權的《警察通例》

另外,在一個法治社會,警察在行使權力的時候必須嚴格遵守很多法例,原因是警察執法時使用的武力可能會做成人命財產的傷害,而且在偵辦刑事罪案的時候若果警察有濫權行為的話,很容易會出現被妨礙司法公正的情況。關於警察行使警權的一條最基本的規定是便衣警察在與市民接觸並行使警察權力時,必須表明身分及出示委任證(《警察通例》20章第16款)。

 

舉個例子,如果便衣警察沒有表明身份便去截查一個市民,該名市民有理由懷疑便衣警察是劫匪而作出自衛行動,而截查本身也可能構成非法禁錮。李克強在麗港城這私人屋苑訪問期間,一名身穿六四T恤的住客,一踏出自己所住的大廈便被四名不表露身份的西裝人抬走。警方到本文完成之前還沒有說明那四人是否警察,而他被抬走的原因純粹是因為那是他出現在所謂的「核心保安區」(即是他的家門口)。六四T恤住客被抬走,已經不是一個請願自由被侵犯與否的問題(實際上他連一句說話也沒有機會說過),而是疑似的警察在不表明身份又沒有合理理由的情況下,在私人地方強行拘留市民的問題。

 

第二,有沒有類似的例子可以參考?

要評論警察是否過度限制市民的集會自由和記者採訪的自由,我們可參考同樣是外國或我國領導人來訪的例子。國家領導人如江澤民和溫家寶也曾經到訪香港,他們在香港的時候的示威區和採訪限制都比這次寬鬆。這是否代表今次李克強訪港特別危險?抑或是香港政府對於向國家領導人的請願限制更加嚴厲?

 

另外,我們也可以比較不同國家的政要出席公開場合的保安措施,有沒有設置方圓百多米、不見人煙的「核心保安區」?大家打開電視機看新聞,看看美國總統、英國首相和日本總理大臣訪問社區的時候離群眾的距離可知一二。

 

總結:以法理原則思考警權問題

警方一直以保安理由解釋麗港城和香港大學發生的事件,至於其做法是否符合上述的兩個法律原則--必須保障市民行使和平示威的憲法權利,以及限制示威的措施必須合乎比例,以及有沒有出現違法濫權的情況,這留待大家自行判斷。

 

希望當同學思考有關李克強訪港期間引發的警權爭議的時候,可以有法理原則可依。

 

人大常委范徐麗泰說「相信警方的保安工作,是想讓李克強訪港時能留有好印象,她本人亦希望這樣... 希望社會人士顧全大局,雖然本港有言論自由,但市民應知道如何運用,不能遇到不喜歡的事就進行抗爭,亦不表示一定要中央官員遇到示威...」(註4) 這個說法雖然不代表警方立場,但當我們難以用法理來解釋警方行動的時候,接近權力核心的人士的說法或許能夠提供另一個思考的角度。為了領導人感覺良好而實施影響市民憲法權利的措施,是否必要和合乎比例?法治精神和領導人的良好印象,哪個更加重要呢?

 


1. 梁國雄及其他人訴香港特別行政區(終審法院,2005年7月) [案例簡介可參閱律政署《基本法簡訊》第8期中的基本法案例摘要]
 

2. 楊美雲及其他人 訴 香港特別行政區 (終審法院,2005年5月)[案例簡介可參閱律政署《基本法簡訊》第8期中的基本法案例摘要]
 

3. 戴耀廷指警方保安安排要合乎比例 (商業電台2011年8月27日)
 

4. 范徐麗泰說警方保安希望李克強訪港留好印象 (商業電台2011年8月19日) 

集師廣益 - 警民關係破裂的原由

王嘉玲老師

警民關係破裂的原由

我想大家都會同意,自回歸以來,今年是警民關係跌至最低谷的一年。其實,近年來警民關係已每下愈況,警民衝突亦愈來愈多,互相以語言作挑釁的場面亦屢見不鮮。根據港大民意調查,今年六月進行的調查發現市民對警務署的滿意度跌至新低,由零七年的高位82分跌至今年六月的62分。再加上今年七一的遊行,警方沒有按民陣原來的要求開放軒尼斯道的更多行車線,令遊行難以順利進行,整個遊行由於人數太多 (民陣參與人數指達五十一萬),遊行隊伍的龍尾至晚上十一時才到達終點,反映警方的安排確實強差人意,做法並未符合「儘力協助遊行順利進行」的要求。及至近期佔領運動中,警方面對使用過度武力及選擇性執法等指控,勢令市民對警方的滿意度進一步下跌。

 

警方對維持本港治安的貢獻有目共睹,是國際上最專業及高效的團隊之一,因此回歸之後的二十多年,警隊仍一直受市民的信賴和尊重。可是,近年警隊的聲譽隨著警民衝突增加而逐漸蒸發。

 

《公安條例》的法律問題

造成警民衝突增加並非單純是個別警員或個別示威者的行為問題,更重要的原因是背後的法律問題。事實上,近年遊行集會導致的爭拗愈來愈多,爭議往往環繞維持公眾秩序與及保障集會和言論自由展開,兩者之間的巨大張力在於《公安條例》一些有關遊行集會的限制。

 

回歸前,立法局曾於1995年修改《公安條例》,由申請牌照改為通知制度,在集會舉行七天前以書面形式通知警務處處長。可是,1997年回歸後,由中方單方面成立及委任的臨時立法會卻推翻了通知制度,重新修訂的《公安條例》規定遊行集會的人士需事前獲得警務處處長發出「不反對通知書」,並須符合警務處處長施加的任何條件,而參加非法集會的人有可能會被追究刑事責任。

 

由此可見,警方在批准遊行集會上有很大的權力,甚至有可能因政治考慮而不批准市民遊行集會的申請。根據《基本法》第39條,《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公約》適用於香港,集會、遊行的權利是受保障的基本人權,而且《基本法》第27條訂明香港居民可享有言論、集會、遊行的自由,因此有人質疑《公安條例》違憲。事實上,梁國雄議員亦曾於2005年就此提出司法覆核,終審法院最後裁定條例中的「公共秩序」及「保護他人的權利和自由」語意含糊,賦予警方太大的酌情權,不符合「清晰及明確的法律規定」,違反《基本法》。

 

可是,政府在2007年的修訂中,只是技術性地刪去有關字眼,即使部分議員反對,在立法會佔大多數的建制派支持下,修訂獲得通過,而《公安條例》內給予警方過大權力的問題卻未有得到解決。因此,現時警民衝突的主因是警方有過大的權力處理遊行示威的安排,而警方的具體處理手法與市民的期望亦有頗大落差。

 

制度問題要制度解決

現時的情況暴露了警權監察制度的一些問題。第一,警方的內部監管欠透明度。警方有處理警務人員投訴的內部部門——警察投訴課,可是,就是因為它是「內部部門」,常被質疑為「自己人查自己人」,欠缺公信力。雖然警察投訴課有一些提高調查透明度的措施,如把調查的口供錄音,以作保全之用,但市民仍未能有渠道查閱投訴的調查結果及相關資料。

 

當局為了提高警方調查市民投訴個案的公信力,於2008年根據監警會條例,確立了監警會的獨立法團地位,有權審核和通過警方每年匯報的調查個案及結果。在2012-13年,監警會共審核和通過了4,884項指控。獲通過的指控中,佔最多數的是「疏忽職守」 (有 2,317項)、「行為不當/態度欠佳/粗言穢語」 (有1,789項) 和「毆打」(有323項)。

 

可是,現時監警會的監察權仍非常有限。第一,在監警會的審核下,每年經市民舉報並成功證明屬實的投訴項目只佔少數,在2012-13年獲證明屬實的投訴項目只有6.7%,更有41.8%的項目被評為無法證實 (可參考下表)。由此可見,投訴的成功率相當低。

 

2012-13年

經監警會審核和通過的調查結果*

獲證明屬實

未經舉報但證明屬實

無法完全證明屬實

無法證實

並無過錯

虛假不確

百份比 (%)

6.7%

4%

1.9%

41.8%

40.1%

5.4%

*資料來自監警會

 

第二,監警會的職能有先天的缺陷,只能觀察、監察和覆檢警方處理和調查部份須匯報的投訴,若發現警方的處理有不足之處,亦只可向警務處處長或行政長官提出意見及建議,但建議卻不一定被接納。即是說,監警會並沒有調查的權力,只能閱讀警方的調查報告及要求警方提供所需的解釋,而且即使監警會最終並不同意部分警方的調查結果,他們卻不能把相關資料公開,因此公眾對警方處理投訴的過程可謂完全欠缺知情權。

 

最後,我想說說監警會的組成。監警會的主席、3名副主席及8名以上的成員均由行政長官委任。但警方是代表行政及司法機關去執行法律的機關,擁有很高的公權力,因此警員被要求必須保持中立,但若由行政長官委任監察警方的團體的全部成員,或會令人質疑監警會的獨立性。今年5月,監警會主席的委任也曾引起爭議,新一屆監警會主席是郭琳廣先生,郭先生曾任廣西政協,現為一家律師事務所合夥人,主要從事商業如證券及收購的法律事務,而有別於以往由資深大律師擔任主席一職的做法。郭為一位事務律師,而近年不少事務律師也甚為依賴內地的市場,再加上其前政協的身份,難免令人質疑其親政府及親中的背景。因此,監警會主席是否中立亦備受質疑。

 

在最近的佔領運動中有不少市民投訴警員選擇性執法、執法時使用過份武力,令監察警務人員權力的問題再受關注,現在似乎是適當的時候對警權監察制度再作修訂,而制度上的問題必須從制度上解決,否則警民衝突只會在未來愈來愈激烈,因此希望各方可就此問題儘快展開討論。

 

通識教案 - 示威者過激?警權過大?

一日一通識 - 調查委員會條例

調查委員會條例 (Commissions of Inquiry Ordinance)

調查委員會條例(Commissions of Inquiry Ordinance)賦予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權力,在與公眾有重大關係的事宜上,成立獨立的委員會,調查相關公共機構或公職人員的行為。委員會具有法定權力傳召任何人宣誓作證、進行取證及調查。任何人拒絕出席或回答委員會的提問,可被控以蔑視罪。不過,委員會的調查範圍及公開程度則由政府訂定。

新聞摘要: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宣布,將根據《調查委員會條例》成立調查委員會,調查港鐵沙中綫紅磡站月台鋼筋工程事宜,亦會盡快就委員會的職權範圍、委員等細節,向行政會議匯報及尋求批准。她表示,調查工作會集中處理紅磡站月台施工工程,找出原因及受影響範圍,亦要檢討港鐵的監管制度及政府規管工程的機制,以保障質量及安全。
 

延伸閱讀:

通識專題:權力及特權法

通識概念:專責委員會

集師廣益:從行政失當看制度之惡

桌面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