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歐峰會(EU-China Summit)是自1998年起,中國與歐盟官方最高級別的定期會晤機制,由中國國務院總理、歐洲理事會主席、歐盟委員會主席共同主持。峰會設立目的為建立雙方長期穩定的戰略伙伴關係,議題涵蓋政治、經濟、文化、社會等領域,會晤後雙方若取得共識,會共同發表聯合聲明和簽署各類合作文件。

中歐峰會聯合聲明冀2020年達雙邊投資協議


2019-04-11 14:00:00

中歐峰會聯合聲明冀2020年達雙邊投資協議

中國與歐盟在第21次中歐峰會後發表聯合聲明,期望雙方在2020年達致綜合性投資協議。聯合聲明重申,維護多邊主義和開放型世界經濟、反對保護和單邊主義。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指,中國一貫重視歐洲,歡迎包括歐洲企業在內的各國企業來華投資。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會後形容,談判非常困難但最終達致成果。

中歐峰會發表聯合聲明 冀2020年達綜合性投資協議

2019-04-10 00:20:00

中歐峰會發表聯合聲明 冀2020年達綜合性投資協議

中國與歐盟在第21次中歐峰會後發表聯合聲明,期望雙方在2020年達致綜合性投資協議。

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及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主持會議,雙方同意加強經貿關係,改善可持續市場准入,消除具歧視性要求及影響外資意慾行為。

圖斯克形容,談判非常困難但最終達致成果,形容聯合聲明令中歐關係基於互惠原則,為未來確立方向。

消息透露,雙方在峰會上討論過中國被指強迫外資進行知識產權轉移。聯合聲明因此列明,雙方同意不能出現強制技術轉移。(香港電台新聞部)

李克強由布魯塞爾轉抵克羅地亞 強調中國一貫重視歐洲

2019-04-10 15:14:00

李克強由布魯塞爾轉抵克羅地亞 強調中國一貫重視歐洲

國務院總理李克強由比利時布魯塞爾轉到克羅地亞正式訪問,期間會出席第八次中國與中東歐國家領導人會晤,並會見證雙方簽署多個領域合作文件。他說,期待通過今次訪問鞏固兩國傳統友誼,增進政治互信,拓展深化雙邊互利合作。

較早前,李克強在布魯塞爾出席第二十一次中國與歐盟領導人會晤,會後發表聯合聲明,尋求在2020年達成高水平的中歐投資協定。

李克強又說,中國一貫重視歐洲,歡迎包括歐洲企業在內的各國企業抓住機遇,來華投資興業。(香港電台新聞部)

李克強到訪布魯塞爾出席中歐領導人會晤


2019-04-09 22:16:00

李克強到訪布魯塞爾出席中歐領導人會晤

總理李克強抵達布魯塞爾,出席中歐領導人會晤,與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及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會面,並出席簽署合作文件儀式。

李克強出訪歐洲之際,美國白宮高級貿易官員威廉斯指,歐盟過往未有認真對待中國的經濟政策,但目前歐美正在世貿組織上聯手,應對中國的非市場經濟政策。

威廉斯又提及中美貿易談判,指美方在某些內容仍未滿意;又指美方不急於達成協議,雙方正就目前實施的關稅磋商處理方案。(香港電台新聞部)

李克強抵布魯塞爾 冀中歐投資協定談判取得實質進展


2019-04-09 00:29:00

李克強抵布魯塞爾 冀中歐投資協定談判取得實質進展

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抵達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將與歐盟領導人舉行第21次中歐峰會。

李克強表示,中方期待與歐方本著相互尊重、協商協作、互利共贏的精神,就中歐關係以及共同關心的問題深入交換意見,圍繞雙邊務實合作達成廣泛共識,推動中歐投資協定談判等取得實質進展,進一步充實中歐全面戰略伙伴關係的內涵。

李克強又說,中方支持歐洲一體化進程、團結和壯大,中方願意與歐方加強在國際事務的協調合作,共同維護多邊主義和自由貿易,提升中歐關係的全球性和戰略性。

在布魯塞爾期間,李克強將與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會晤,出席簽字儀式、共同會見記者,李克強還將出席歐盟中國商會成立的揭牌儀式。(香港電台新聞部)

王毅稱中歐峰會聯合聲明共贏 莫蓋里尼讚賞團隊工作

2019-04-10 01:50:00

王毅稱中歐峰會聯合聲明共贏 莫蓋里尼讚賞團隊工作

正在布魯塞爾出席中歐峰會的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與歐盟外交與安全政策高級代表莫蓋里尼舉行會談。

王毅表示,中歐峰會後發表的聯合聲明,範圍廣泛、成果豐富,體現了高水平的中歐全面戰略夥伴關係,以及雙方團結合作、互利共贏的精神,為今後的中歐關係規劃了明確發展方向。

莫蓋里尼讚賞雙方團隊,為達成聯合聲明所做的大量工作。歐方願同中方共同努力,推動歐中關係取得更大發展。

雙方亦就阿富汗、委內瑞拉局勢、朝鮮半島等問題,深入交換意見。(香港電台新聞部)

中歐峰會聯合聲明主要內容

集師廣益 - 中國與歐洲關係的互動

學者文稿

中國與歐洲關係的互動

陳偉信(香港大學附屬學院講師)

自冷戰結束後,不少學者均將現在的國際政治格局看成「一超多強」,即美國作為一個超級大國,另外不同的區域有不同的區域強國。然而,自從一九九二年歐盟建立以及中國的崛起,一般人均認為現在是三強鼎立的局面。相對於中美關係,中歐關係卻是較少人注意的外交關係。

歐洲外交政策的多元性

要瞭解中歐關係的脈絡,首先我們要認識歐盟外交的特殊性。有別於其他主權國家,歐盟的外交並非如一般國家一樣的單一化。雖然在《里斯本條約》落實後,歐洲有著統一的外交部門,但《馬城條約》的兩層運作仍然存在︰第一層的事務(即貿易、關稅及貨幣)是在超國家層面的歐洲執行委員會執行;第二層的事務(共同外交及防衛政策)則以國家為主導。誠如前歐盟官員卡馬倫(Fraser Cameron)形容,歐洲的外交可以用心理學的「人格分裂」來形容︰假如第三國要處理貿易事務,她可能要找歐盟的外交事務及商務專員;要處理國家安全,則可能要找歐洲理事會成員,特別是英、德、法三個影響力最大的國家;假如是非洲國家,除了要找歐盟貿易專員外,更可能要找歐盟發展及人道援助事務專員。

即是如此,各國也維持與中國的雙邊貿易關係,例如在香港問題上,英國便比其他國家花更多資源,並定期將香港的狀況提交英國政府。是以,除了以事務分工外,歐洲外交也可從超國家層面及國家層面來分析。著名的歐洲研究學者祖真遜(Knud E. Jørgensen)指這種歐洲外交政策的「多元現實」(multiple realities)模式,一方面很多時令第三國無所適從,甚至影響歐盟在國際事情的影響力;另一方面令分析歐洲與其他國家的關係不能以單一的分析層面來審視。

中歐關係的多層戰略模型(Multi-level Game Model)

正因如此,分析中歐關係在未來的前景,我們需要一個建立多層戰略模型來分析︰最上層是中國與歐盟超國家層面的互動,中層是中國與歐洲不同主權國家的互動,下層歐洲各國與中國其他非國家實體的互動。

中國與歐盟超國家層面的互動

根據賀蘭特教授等人(Martin Holland)的研究顯示,很多中國人(包括香港人)認為中歐關係只是一個純經濟層面的討論,甚至有不少人覺得歐盟不是一個政治實體。這個對歐盟超國家實體的忽視,令不少傳媒忽略了中歐關係其中一個轉變︰對於夥伴及合作協議(Partnership and Cooperation Agreement)的談判。

事實上,中國跟歐盟現時的關係並沒有一個統一的法定框架。現時的關係是定期的政治及經濟對話外,便是24個合作區域的協議(Sectoral Agreement)。這些協議之間的連貫性很低,大部份是一些技術性的條款及對於兩地合作事宜的規範。然而,夥伴及合作協議的建立,意味著中歐關係將會建立一個專屬的法律框架——一個由27個成員共同國與中國簽署的一份協定。筆者年前主持一個歐盟駐港代表有關中歐關係的座談會時,代表指明這個新協定的重要性︰這份檔將會包括歐洲對中國的基本問題的安排,包括人權問題,大殺傷力武器,民主改革等等。假如我們閱讀歐盟與其他國家簽訂的夥伴及合作協議,不難發現歐盟對這些國家訂下一些條件性條款(conditionality),從而推動該國家進行民主化及市場化的改革。假如上述的條件性條款在中歐的夥伴及合作協議中實施,意味著中國將無可避免地開放政治空間予歐洲國家參與及干涉。

另外,夥伴及合作協議亦會建立一個常設的多邊組織執行,成員由歐洲外長及中國外長擔任。這個常設的組織,除了會監察夥伴及合作協議的執行外,並成為了中歐關係的實質權力核心。由於成員由兩地的外長擔任,而大部份的組織架構及制度亦會跟隨歐盟以往與其他國家的夥伴及合作協議相似,這將會是中國政治歷史上一個相當大的突破——首次容許西方的外交制度來監察中國事務。這對於中國未來的民主化及制度化的改革,或許會帶來一個根本性的轉變。

中國與歐盟國家層面的互動

上述的轉變同樣會為中歐關係在國家的層面的互動帶來質性上的轉變。因為夥伴及合作協議是27個成員國與中國共同協商的成果,是以一旦協議落實,各國處理中國問題的彈性將會進一步下降。一些既有的雙邊關係可能會成為協議下的犧牲品,甚至是一些小國與中國的友好關係,會因為大國之間的角力下變得無影無蹤。以薩爾科齊接見達賴喇嘛為例,正因為薩爾科齊宣佈接見達賴喇嘛時是兼任歐盟輪任主席國身份,是以中國一下子杯葛了中國與整個歐洲的會議。當然,一方面假若夥伴及合作協議簽訂了,薩爾科齊宣佈接見達賴喇嘛的自由度會大減;另一方面,一旦接見的話則自動成了整個歐洲的行動,即使部份國家並不同意。這種中歐關係的「歐洲化」(Europeanization),相信會是未來研究中歐關係不可或缺的課題。

歐洲各國與中國其他非國家實體的互動

假若「歐洲化」的中歐關係是無可避免的趨勢,中國或者歐洲各國可以有其他的互動空間嗎?答案是肯定的。多層戰略模型的最下一層是非國家實體之間的互動。本模型指的非國家實體,包括有如香港、台灣及西藏這些半主權的次國家個體,以及跨國企業。由於夥伴及合作協議基本只覆蓋中國政府及歐盟的協議,對於這些次國家個體的問題相信會避重就輕。是以,香港有可能承擔起中歐關係的「第三部門」,以香港作為制衡中國或歐洲的基地。另外,跨國企業的投資同樣承擔起中歐關係「第三部門」的角色,這同樣是當代中歐關係被忽略的問題。事實上,研究如何利用這些非國家個體對於中國建構自身的國際身份,歐盟又如何透過這些非國家個體來控制中國,似乎是更有意義的課題。事實上,香港的大學界剛成立了一個歐盟學術計劃,似乎是反映歐盟對港關係的重視與日俱增。

一日一通識 - 外交政策

外交政策 (Foreign Policy)

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是國家的對外策略,以維護主權、國家安全及利益。全球化令各國無可避免地跟其他國家產生互動關係,外交政策便決定各國於互動中的路向:可以是依賴國際合作以維持和平及促進發展;可能是純粹以國家利益為目標的強硬外交政策;亦有國家實行封閉式外交政策,以防外國介入其政務。

新聞摘要:
美國總統奧巴馬和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羅姆尼舉行最後一場電視辯論,外交政策成為辯論焦點。兩人在中東問題針鋒相對,羅姆尼指美國必須有全盤計劃應對極端主義,對伊朗實施更嚴厲制裁;奧巴馬批評羅姆尼的外交主張搖擺不定,而且錯誤。在對華政策上,兩人認同中國是美國的伙伴,但必須在公平的環境下競爭。

集師廣益 - 淺談歐盟外交的特色與困局

學者文稿

淺談歐盟外交的特色與困局

陳偉信先生   (香港中文大學社會科學院講師)

 

近日對於歐盟外交而言可算是悲喜交集,一方面烏克蘭宣佈暫時擱置與歐盟的聯合協定 (Association Agreement),並暗示未來將與俄羅斯加強經貿合作;另一方面在日內瓦舉行的伊朗核問題有突破性的進展,負責斡旋的歐盟外交事務專員艾嘉蓮 (Catherine Ashton) 更代表其他與會代表宣讀新的協議文本,突顯歐盟在是次事件的角色及地位。

 

事實上,歐盟外交不是一門容易的課題,除了以往提及歐盟外交的「多重現實」問題外,如何處理歐盟的國際定位,以及歐盟外交政策的定義已是一門學問。筆者現嘗試提出數個重點供同學參考。

 

一. 「國家未滿」的歐盟外交系統

對於分析歐盟外交體系而言,其中一個分析框架是在於歐盟的特色︰它是一個介乎國際政府間組織如聯合國及一般主權國家的機構。歐盟一方面有著自身的超國家系統去執行外交工作,如《里斯本條約》後成立的歐盟涉外事務部 (European External Action Service) 便是一個直接隸屬歐盟的外交組織;另一方面它卻沒有一般主權國家在國際社會的影響力,當中最重要的自然是軍事力量。因此,當要執行外交任務時,歐盟可以選擇的政策相當有限。

因此,學者希爾 (Christopher Hill) 提出著名的「期望 - 能力落差」,指出歐盟的外交系統未能滿足歐盟成員國對於國際政治的期望。希爾指出,由於歐盟本身希望維持區內的局勢穩定,因此在外交政策有著極大的期望,但同時由於可以驅使的資源有限,因此很多時都只不過「言過其實」。最經典的例子自然是南斯拉夫內戰,最後需要由美國出手才能阻止。

 

二. 歐盟外交政策的特色

國際關係學者均以主權國家為基礎,指出歐盟也受制於無政府主義的國際社會系統,以尋求「國家安全」為己任。因此,欠缺軍事力量的歐盟自然難以在外交事務上大展拳腳。然而,這些分析卻忽視了歐盟的另一個現實︰它是建基於主權國家以上的超國家系統,因此它的「國家安全」與一般的主權國家迥異。

 

事實上,正如研究新型安全理論的學者布桑 (Barry Buzan) 指出,歐盟的「安全」不單是傳統的軍事安全,更是有關身份認同的「安全問題」。假如歐洲國家不再認同歐盟所代表的價值及理念,歐盟將失去了它存在的意義,而自動走向瓦解的道路。因此,歐盟外交政策的重點,就是透過外交政策確立歐盟對內及對外的身份。

 

學者曼拿斯(Ian Manners)及迪亞斯 (Thomas Diez) 提出歐盟在國際社會所扮演的角色,在於在國際社會擔任建立規範的力量 (normative power Europe)。有別於其他主權國家強調以軍事及經濟手段影響其他國家,歐盟的外交方針是透過建立國際社會的規範影響國際社會。以環保政策為例,歐盟將區內所訂立的環保政策擴展到國際社會之上,例如針對碳排放的基準以及《京都議定書》的基本框架,均是歐盟主導下的結果。

 

歐盟的「非軍事力量」角色,亦正好作為西方社會與其他社會的緩衝。以伊朗核問題為例,由於伊朗普遍對於美國主導的多邊談判不信任,因此多年來核問題的談判均了無寸進,特別是美國與法國和以色列的關係密切,更令伊朗難以投入多邊談判中。然而,歐盟的國際定位是作為美國以外的西方社會代表,亦與俄羅斯及中國有較好的外交關係,因此伊朗亦願意參與由歐盟作中介的談判桌,最終達成協議,這亦是歐盟在當下國際社會不能抹煞的貢獻。

 

三. 歐盟外交政策的局限

然而,即使歐盟真的有能力透過建立國際社會規範來影響其他國家,但成效卻因著歐盟內部問題有所改變。歐盟最成功的外交政策莫過於東擴政策,特別是二零零四年一下子吸引了十個東歐國家加盟,加上零七年羅馬尼亞及保加利亞,以及剛過去的七月克羅地亞的加入,令歐盟的成員國急增至二十八國。一方面這代表歐盟共同市場的吸引力,成功令這些前共產國家改變而融入歐洲;另一方面也令歐盟內部出現制度壓力,衍生不同的經濟社會問題。

 

事實上,歐盟東擴的成功,亦令歐盟以此為基礎,建立不同的外交政策框架,包括加入如同國基會的改革條款,以經濟誘因希望推動周邊國家「和平演變」。例如在與烏克蘭的談判中,歐盟一直將釋放反對派領袖季莫申科,以及要求烏克蘭進一步改革政治體制作為談判條件。然而,這些條件對於某些國家而言,無疑是侵犯一國的主權,因此不難理解它們的反彈。此外,俄羅斯近年積極建立另一個區域組織歐亞聯盟,並以建立共同市場吸引前蘇聯加盟共和國。在近年歐盟受到歐債問題困擾,以及因為緊縮措施下所引起的社會反彈,自然令歐盟的吸引力大減。當經濟誘因失去作用,歐盟賴以建立規範的最重要武器亦因而大為削弱。

 

一日一通識 - 多邊主義

多邊主義 (Multilateralism)

多邊主義(Multilateralism)是指透過多個國家的協商,處理國際議題或矛盾,以取得共同利益的理念。相對於只涉及兩個國家的雙邊行為,多邊主義強調所有有關國家的共同參與,亦較能避免因國力差距而導致的不平等協議。多邊主義已逐漸在國際事務中成為主流,不同範疇和地域的政府間組織陸續成立,並訂立國際規範。

新聞摘要:
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人民大會堂會見博鰲亞洲論壇理事長潘基文。習近平強調,面對經濟全球化中出現的問題,多邊協調才是出路,中國開放大門會越開越大,堅定支持多邊主義,維護多邊貿易體制,致力推動經濟全球化朝著更加開放、共贏等方向發展。潘基文指,博鰲論壇需要發出支持全球化、自由貿易的明確信息,要充分借助一帶一路倡議,推動亞洲保持開放和創新,實現更好發展。

延伸閱讀:

通識專題︰區域合作

通識教案︰認識政府間國際組織

集師廣益︰由一條線到和平發展的外交策略

一日一通識 - 官方交往

官方交往 (Official contact)

官方交往(Official contact)是指國與國之間官方層面的相互來往。良好的官方交往見於國與國之間建立外交關係,在兩國相互承認的基礎上,透過官方接見、協商談判和派駐外交代表等,促進兩國之友誼。相反如兩國之間出現矛盾及衝突,一國提出斷絕官方交往,除損害外交關係,亦影響經貿、文化以至民間交流。

新聞摘要:南京市政府宣佈,由於名古屋市市長河村隆之否認南京大屠殺史實,嚴重傷害南京人民感情,南京暫停與名古屋政府間官方交往。外交部亦就此向日方提出嚴正交涉,並支持南京市政府的決定。名古屋市對此表示困惑及深感遺憾,河村隆之則拒絕撤回言論及道歉。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認為有關問題應該由地方政府解決。

 

一日一通識 - 國務院總理

國務院總理 (Premier of the State Council)

國務院總理﹝Premier of the State Council﹞是中國國家行政機關的最高領導人,統領國務院執行及監督全國行政工作,負責制定並發佈行政決定、命令及法規,領導中央各部委和地方各級行政機關的工作,並有權向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提出議案。國務院總理由國家主席提名,經全國人大投票通過,再由國家主席任命。

新聞摘要:
新任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舉行上任後首個記者會,講述自己的施政理念,提到對政府改革、反貪腐,以及未來中國外交的看法。李克強提出要建設創新、廉潔及法治政府,並解決三個重要問題,包括持續發展經濟,不斷改善民生,及促進社會公正。他表示改革進入攻堅期,因要觸動固有的利益格局,但再難也要去做。

桌面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