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營醫療(Public Healthcare System)指由政府出資及營運的醫療服務,以確保每個階層的市民都能得到基本健康保障。不過由於價格較私營醫療低,使用率較高,可能令醫療資源長期負苛過重,而前線醫護人員長期超時工作,飽受壓力,加上薪級制度不及私家醫院吸引,令人手流失率高,影響服務質素。

政府增撥5億元予醫管局以紓緩醫護壓力

2018-02-01 16:00:00

政府增撥5億元予醫管局以紓緩醫護壓力

政府宣布即時向醫管局額外撥款5億元,推行短期措施紓緩護士工作壓力的問題。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表示,收到護協主席李國麟的信後,了解護士人手短缺以及面對的壓力,希望通過減少文書工作、多聘文書同事,減少病房護士須兼顧的工作,亦會暫停醫院的認證工作,騰出更多時間讓護理人員照顧病人等。醫管局、醫護人員組織、病人組織均對措施表歡迎,但亦有前線員工指希望撥款不是暫時生,否則作用不大。

護協歡迎政府增撥款聘人手紓緩護士工作壓力

2018-01-30 21:22:00

護協歡迎政府增撥款聘人手紓緩護士工作壓力

政府宣布額外撥款五億予醫管局,期望紓緩公立醫院人手不足問題,有前線醫護人員表示,希望有關撥款不是暫時性,長遠仍然有措施支持醫療界別。

去信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的護協主席李國麟歡迎政府的做法,期望撥款能夠成為長遠檢討人手的契機。

病人組織認為,要讓業界看到當局有承擔,否則無助挽留人才。(香港電台新聞部)

李國麟冀重啟動護士補更 增替補人手 減前線壓力

2018-01-30 11:13:00

李國麟冀重啟動護士補更 增替補人手 減前線壓力

上星期刊登全版廣告要求增加資源,改善護士人手的護士協會,歡迎行政長官宣布撥款5億元予醫管局應對流感。護協主席李國麟表示,首要希望醫管局從人力方面著手,重新啟動護士補更安排,增加替補人手,減輕前線護士壓力。

李國麟解釋,現時人手緊絀,若有護士放假或病假,情況就更惡劣。特別在流感高峰期間,夜更人手更加短缺,萬一有人請假,1個護士便要照顧50個病人,如果醫管局可以透過額外資源,聘請護士重新安排補更組合,每逢有病房人手不足,便可用這類人手替補。

李國麟亦希望醫管局增加特惠頂更津貼,以及刪減申請津貼的不必要行政關卡,更可鼓勵員工加班工作,對抗流感挑戰。(香港電台新聞部)

林鄭月娥宣布即時向醫管局提供5億元撥款應對流感挑戰

2018-01-30 09:51:00

林鄭月娥宣布即時向醫管局提供5億元撥款應對流感挑戰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宣布即時撥出額外5億元予醫管局,讓局方有寬裕的資源,應對流感,包括增聘兼職護士及額外人手處理文書工作等一系列等短期紓緩措施,讓護士有更多時間照顧病人。

林鄭月娥表示,5億元的額外資源,如果要經立法會通過,將需要較長時間,因此政府檢視醫管局現有儲備後,了解到局方仍有10億元儲備,故決定相關5億元撥款,將先由醫管局儲備中撥出,政府會在2018/19年的預算案向醫管局補回。

林鄭月娥表示,上星期六由瑞士返港後,看了護協給她的信件,內容詳列護士短缺及工作壓力的問題,因此與同事商量後作出有關決定。她又讚揚醫護人員在困難的環境下,仍專業地盡心盡力工作,她對此表示尊敬。(香港電台新聞部)

醫管局:會加開700張短期病床應對流感

2018-01-31 21:39:00

醫管局:會加開700張短期病床應對流感

醫院管理局表示,為應對冬季流感高峰期措施,會加開700張短期病床,現時已加開564張病床,其餘會在農曆新年前後加開,局方亦已額外招聘人手。

醫管局表示,政長官臨時增撥5億元,助調配資源應對冬季流感,更有彈性。(香港電台新聞部)

郭家麒認為特首撥5億予醫管局只是贖罪劵

2018-01-31 13:31:00

郭家麒認為特首撥5億予醫管局只是贖罪劵

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郭家麒形容,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昨日宣布撥款5億予醫管局,應對醫護人手的壓力是「贖罪券」,不能解決流感期的緊急情況。

他說,過去一年曾經接收多宗投訴,指兼職醫護人員因部門財政儲備不足而工時大減,批評政府希望增加兼職人手但沒有增加撥款,現時的即時撥款只是「贖罪」。他又說,撥款增加的文職人員,只能協助完成較次要的文件工作,不能幫助前線人員。(香港電台新聞部)

護協登全版廣告不滿政府罔顧護士工作壓力促增聘人手


2018-01-25 13:22:00

護協登全版廣告不滿政府罔顧護士工作壓力促增聘人手

香港護士協會在報章刊登全版廣告,批評政府一直利用護士專業奉獻的精神,「加床不加人」,罔顧護士工作壓力,亦剝削病人獲得專業護理服務及照顧的權利,護協表示極度無奈、失望和不滿。

護協指出,流感高峰期更突顯護士人手嚴重不足的情況,現時病床佔用率高達128%,有85%病房沒有增加額外人手,亦發現所有聯網加大正常設定病床數量,將臨時加床的數量計入正常病床數量,以減低病休佔用率。

護協要求增聘護士,令護士病人比例達至1比6的國際水平。另外亦要求增聘資深護師、開設護士診所等。

護士協會主席李國麟表示,護協過往數年都有向政府反映人手不足的問題,但一直沒有改善,他指出現時護士病人比例達1比11至1比12,情況嚴重。他建議政府考慮增聘兼職護士、減少不必要的文書工作等。(香港電台新聞部)

各持份者對公營醫療人手嚴重不足的看法

一日一通識 - 基層醫療

基層醫療 (Primary Care)

基層醫療(Primary Care)是醫療系統中,市民接受持續醫療護理服務的首個接觸點,透過與基層醫療醫生的緊密聯繫,接受治療、預防性護理及協調的醫療服務。基層醫療醫生是醫療系統的把關者,負責評估病情,有需要時才轉介病人接受專科治療,能減少市民對住院及昂貴的專科治療的需求,並提高醫療體系的效率。

新聞摘要:
香港醫學專科學院主席李國棟指,香港基層醫療發展緩慢,現時大部份專科醫生都由醫管局培訓,而在醫管局轄下的家庭專科門診,診症時間有限,病人不可指定同一醫生跟進,難有全面訓練。他認為不少私家醫院有能力成為專科培訓基地,建議增撥資源,讓醫管局加強與私營醫療合作,資助醫生到私家診所受訓。

延伸閱讀:
這一科,學什麼:家庭醫學與學醫
集師廣益:公共衞生政策的挑戰
一日一通識:兒童醫院

 

集師廣益 - 公共衞生政策的挑戰

上網問功課

公共衞生政策的挑戰

李文靖老師 (青松侯寶垣中學)

近年,香港人口老化問題漸趨嚴重,根據政府人口政策專責小組報告書資料顯示,以每千人口計算,老年人撫養比率將由2002年的158,逐漸增加至2016年的198,繼而上升至2031年的380;意思即由2002年開始,每位15至64歲香港勞動人口,需要負擔1.58名65歲以上老年人的開支,預算至2031年,每位勞動人口的負擔,將逐漸增加至3.8名老人開支。而有關老人的開支,相信主要是在醫療方面。

最新一份財政預算案中,政府提出將「長者醫療券」由每名長者每年津貼1,000元,上調至每年津貼2,000元。雖然預算案仍未落實,但已經有來自各方的不同意見和聲音:有老人家歡迎提升金額,但認為仍未足夠;有納稅人則表示擔心政府會因此多收稅項等。

現時「長者醫療券」規定,合資格長者無須預先登記或領取。首次使用時,需要到提供服務的診所,由醫護人員協助開設個人戶口,一旦完成登記,每次使用時,只需出示身份證即可。醫療券適用於中、西醫及牙科,可以累積使用,但不能預支使用。而提升「長者醫療券」津貼金額,背後將牽涉到不同持分者的利益:

• 公營醫院
公營醫護人員當然歡迎此計劃,因為可以逐步把病人分流到私營醫院,令公私營醫療體系失衡的情況得到改善,同時為公營醫院騰出床位空間,長遠來說,可間接提升醫療服務質素。

• 私營醫院
私營診所的醫護人員未必滿意計劃,因為醫療券的登記手續繁複,卻全依靠參與計劃的診所負責:當登入政府系統後,需要與使用者確認使用醫療券數目,並要求簽署同意書,還要輸入其他資料(服務類型、求診原因、淨收服務消費等),登記後又要保存同意書正本,以供有需要時查核。重重的登記程序,使診所參與計劃的意欲減低,甚至有業界人士希望退出計劃。

• 納稅人
部分納稅人亦不滿意此計劃,因為增加「長者醫療券」的金額,會加添政府開支,影響政府投放在其他方面的資源,亦有機會令稅收增加。另一方面,有巿民亦擔心私家診所會趁機加價,令個人醫療開支增加。


由此可見,政府推出任何政策時,都要顧及不同持分者的意見,更需考慮政策的必要性及急切性。「長者醫療券」雖可以照顧到弱勢社群,亦為醫療改革幫上一把,但政府似乎仍需要多進行檢討,多聽取不同意見,以作出適時改進。

集師廣益 - 棘手的急症室問題

陳應聰老師

棘手的急症室問題

上星期有報道指,醫管局考慮將急症室收費由現時的100元增加至220元。雖然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高永文指,政府仍未收到醫管局關於「調整急症室收費」的報告,但無可否認,急症室超負荷、輪候時間長,都是需要解決的香港醫療問題。

 

根據醫管局資料顯示,2015-16年度急症室非緊急病人輪候時間平均為130分鐘,比2011-12年度的103分鐘又上升了近半小時。另一方面,2002年推出100元急症室收費,即病人自行支付急症室成本的18%,已經多年沒有進行調整,但急症室的成本卻一直上升。根據本年度財政預算案開支分析,每次急症室服務成本為1,240元,即政府資助了92%的開支。因此這次加價建議,一方面是希望減輕政府財政負擔,將政府資助比率降回至2003年的82%;同時希望減少使用人數,以降低急症室輪候時間,達到醫管局30分鐘內處理九成第三類緊急個案的服務目標(2013-15年度只有75-84%達標)。

 

公私營醫療失衡

「香港醫療制度」是「公共衞生」單元中的其中一個課題。多年來,香港政府透過提供廉價醫療服務來保障市民健康。對比起全球國家或地區,香港醫療衞生總開支相對本地生產總值的比例實屬低水平(2013年只佔5.4%,而歐洲國家普遍為8至12%,美國甚至超過17%),但本港的醫療技術水平在世界上一直名列前茅。然而,正因為香港公營醫療系統價廉物美,令大量病人湧向公立醫院,造成「公私營醫療失衡」的問題:公立醫院負擔了全港近90%的住院服務,結果除了令政府醫療開支不斷上漲外,更影響了服務質素。例如專科門診的輪候時間長、醫生工作量愈來愈大,花在每一個病人身上的時間愈來愈短;醫生工時越來越長,令資深醫生更容易被私家醫院挖角。以2014/15年度為例,公立醫院醫生流失率達4.4%,當中婦產科醫生更流失超過一成。有經驗的醫生流失,令留守公立醫院的醫生工作壓力越來越大,形成了一個惡性循環。再加上香港面對人口老化,令問題更嚴重。

 

政府近年推出大大小小的醫療改革方案,目的都是希望從「減少對公營醫療需求」和「增加人手應付需求」兩方面出發,解決公私營失衡的問題。例如討論得最曠日持久的自願醫保方案,簡單來說就是希望鼓勵中產市民購買醫療保險,之後多使用私營醫院服務,從而減輕公營醫院壓力。爭議點就在於怎樣令方案既能吸引大量市民投保,同時在財務上又長遠可持續負擔。又例如在暑假前引起爭議的醫委會改革,除了要解決長期以來醫委會處理醫療投訴的效率問題外,另一個爭議點就是應否恢復回歸前英聯邦國家醫生免試在港執業。背後的考慮是希望增加人手,以減輕公營醫院的負荷。(後來焦點變成政府陰謀操控醫委會,引入大陸醫生,那則是後話了。)

 

醫生不足才是問題根源

回到今次急症室的加價建議,目的同樣是希望解決濫用急症室問題,以減少需求。現時,到急症室求診者有六至七成是第四、五類病人,即次緊急和非緊急病人。醫管局的建議是希望令部分病人轉往私家診所或普通科門診就醫,從而紓緩急症室壓力。但有論者指出,市民濫用急症室是由於在晚間和公眾假期難以找到公營門診服務,再加上自從公營普通科門診提供電話預約後,門診經常一早爆滿,病人難以約到即日診症服務。香港急症科醫學院院長何曉輝就提出,增加普通科門診才能真正解決急症室爆滿問題。

 

然而,普通科門診同樣面對供不應求的問題。所以說到底,醫生人手不足才是整個醫療問題的根源。增加門診服務來分流病人,恐怕只是左支右絀。就算是加價亦無補於事,須知道收費高達300元至700元的私營醫院急症室,輪候時間同樣是越來越長。因此,除非透過增加醫學院學生人數或引入海外醫生來增加醫護人手,否則任何改革方案恐怕都只是治標不治本。

通識工作紙 - 急症室加價

桌面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