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海(Land Re-clamation)是把原有水域變為陸地的造地工程,是缺少平地的沿海城市增加土地供應,以促進城市發展的有效方法。填海的設計亦可美化沿海的景觀。但人工化的填海會破壞自然景色,挖掘工程會污染水質而破壞海牀的生態系統和生物的棲息地。過度填海亦會收窄海港,令水流轉急,影響船隻航行安全。

黃遠輝指未來多個填海選址可提供1400公頃土地

2017-11-09 14:00:00

黃遠輝指未來多個填海選址可提供1400公頃土地

土地供應專責小組召開第三次會議,主席黃遠輝會後指,大部分委員普遍同意近岸填海方式,認為較有可行性;5個近岸填海區域預計可提供400公頃土地,連同中部水域填海,合共1400公頃土地,可支撐未來一段時間的房屋及經濟發展。民間土地資源小組成員任憲邦就方案質疑,小組並無考慮到香港人反對填海的聲音;填海所得的基建要30年後才可使用,與目前的房屋問題沒有關係。

土改小組普遍同意近岸及中部水域填海潛力較大


2017-11-08 00:00:00

土改小組普遍同意近岸及中部水域填海潛力較大

土地供應專責小組昨日開會,小組討論了維港以外填海、政府短租閒置土地,以及如何善用岩洞和地下空間的土地供應選項。小組委員普遍同意,在近岸及中部水域填海屬潛力較大的方案,因填海可帶來較大面積土地,規劃上亦較有彈性。

至於政府短租閒置土地,副主席黃澤恩認同,由於相關土地面積較小,形狀奇特,有些位處偏遠位置,興建房屋的潛力較細。不過,曾經研究短租閒置地的本土研究社成員陳劍青不認同,反指是政府的政策思維出問題,建議應將相關土地,興建過渡性房屋,協助基層解決住屋問題。(香港電台新聞部)
 

有民間團體質疑專責小組討論填海並無考慮港人反對聲音

2017-11-09 09:45:00

有民間團體質疑專責小組討論填海並無考慮港人反對聲音

土地供應專責小組日前召開會議,委員普遍同意在近岸及中部水域填海,屬潛力較大的方案。

民間土地資源小組成員任憲邦出席本台節目時質疑,小組討論的填海及人工島方案,無考慮到香港人反對填海的聲音。他又指,填海所得的基建要30年後才可使用,與目前的房屋問題沒有關係,現時討論覓地方法應以香港30年後的人口、房屋及經濟情況做基礎。

專責小組副主席黃澤恩在節目上解釋,填海於2030年後數年就可以做到,用以滿足需求。他認為,如果放棄討論用填海覓地是不負責任,因為香港有土地需要,而填海能夠有效率地提供土地。(香港電台新聞部)
 

黃澤恩指無專責小組委員反對填海 但提點關注事項

2017-11-09 08:56:00

黃澤恩指無專責小組委員反對填海 但提點關注事項

土地供應專責小組日前召開會議,委員普遍同意在近岸及中部水域填海,屬潛力較大的方案。

專責小組副主席黃澤恩在本台節目說,會議集中討論填海項目,有委員提點政府填海的關注事項,但無委員反對填海,相信委員會會繼續討論填海項目,至於政府會否填海,就有待明年10月才可交代。

出席同一節目的民間土地資源小組成員任憲邦認為,政府在會議召開前5日才將文件交予小組成員閱讀,質疑成員能否在數日內閱讀複雜的文件,並認同項目。

中大地理及資源管理學系教授伍美琴,接受節目電話訪問時說,政府應設立統一標準討論覓地方法。她說填海是不可逆轉,應從可持續發展角度考慮清楚,擔心填海後的土地會否用於興建豪宅,而未能幫助有需要人士。(香港電台新聞部)
 

黃遠輝指長洲以南填海較為長遠 今日沒論述

2017-11-07 19:15:00

黃遠輝指長洲以南填海較為長遠 今日沒論述

土地供應專責小組召開第三次會議,主席黃遠輝會後表示,會議中討論到近岸填海的土地供應選項,大部分委員普遍同意近岸填海方式,加上在東大嶼填海,認為較有可行性,土地供應的潛力亦較大。

黃遠輝表示,政府早前已就5個近岸填海區域進行顧問研究,包括屯門龍鼓灘、大嶼山欣澳、小蠔灣、馬料水及青衣西南。5個地點預計可提供400公頃土地,連同中部水域填海預計提供的一千公頃土地,合共可供應1400公頃,可以支撐未來一段時間的房屋及經濟發展。

被問到在討論期間,有沒有提及在長洲以南填海的方案。黃遠輝表示,今日會上並無論述,因現有資料顯示,5個近岸填海的選址較有可行性,而且並無不可駕馭的影響,而長洲以南填海則較為長遠。(香港電台新聞部)
 

維港以外填海的相關資料討論(2017年11月)

一日一通識 - 人工島

人工島 (Artificial Island)

人工島﹝Artificial Island﹞是指人為建造而非自然形成的島嶼,為填海造地的方式,主要作用是為人煙稠密的城市開闢新土地作發展,或棄置厭惡廢料。除獨立新建造外,部分人工島為擴大現存小島或合併數個自然小島而成。但有專家指興建人工島須挖走海床淤泥,製造污染,破壞海洋生物的居所,嚴重影響海洋生態。

新聞摘要:
政府展開《維港以外填海以及發展岩洞》第二階段公眾諮詢,提出5個近岸填海選址,包括龍鼓灘、小蠔灣、欣澳、馬料水和青衣西南,連同建議在中部水域發展人工島,預計可提供二千至三千公頃填海面積。環保團體批評當局未充分考慮填海對生態環境的影響,強調填海應是最後方案,並應選擇生態價值低的地點。

一日一通識 - 環境影響評估

環境影響評估 (environmental impact assessment)

環境影響評估 (environmental impact assessment) 是控制工程項目對環境影響的制度。於工程動工前,對周圍的空氣質素、噪音、土地、水質、景觀及視覺、文化遺產及廢物管理等影響進行評估,以確保選取合乎環保的方案。工程如有負面影響,必須運用相應的紓緩措施,確認符合相關的環境要求才能動工。

 

新聞摘要:

根據環境影響評估報告,政府放棄在屯門曾嘴選址,而決定在石鼓洲毗鄰填海建人工島,興建焚化爐,預計2018年啟用。環保團體批評填海工程犧牲江豚三十一公頃棲息地;環諮會環評小組前主席吳祖南指石鼓洲填海會令天然海岸線永久消失,不符環保原則,批評政府在屯門居民反對下,以政治決定凌駕技術決定。

集師廣益 - 如何規劃香港的邊沿?(下)

洪昭隆老師

如何規劃香港的邊沿?(下)

上文和同學討論香港上水、東北地區發展時,面對政治和規劃不善的問題。這次將我們的焦點移向本港最西端的屯門區及離島區,預視一下這些地區未來可能面對甚麼改變。

 

屯門、東涌:未來的交通樞紐?

 

計劃中的港珠澳大橋香港接線部分,主要包括兩項大型的道路建設。首先是由大嶼山西部的港珠澳大橋主橋入口連接至位於香港國際機場東北部海域的香港口岸。同時於東涌新市鎮的東部設立屯門至赤鱲角連接路,連同屯門西繞道,將新界西北、北大嶼山、擬議的港珠澳大橋香港口岸和赤鱲角香港國際機場連接起來。這一項巨型工程將會為屯門及東涌區帶來翻天覆地的變化。

 

先說屯門區,由於地理的優勢,屯門將會向北與深圳西部及蛇口港連接,南下直達赤鱲角機場,並透過港珠澳大橋與澳門、珠海市融合。作為物流及運輸的交滙樞紐,交通流量及區域重要性勢必大增。針對這一個情況,城規會年前也將屯門部分的土地用途由工業用途及休憩用地改劃為綜合發展區。由於交通及基建項目帶動住宅和商業的發展,加上各種生活配套設備的興建,最終將整個屯門區由傳統教科書中的工業區,變成商業和住宅的集中地。不過最終頻繁的過境人流和物流會否像上水一般,變成水貨集中地?帶動區內的物價、流動的同時,會否對交通造成大量的壓力?從近日地產發展項目「瓏門」逾萬元一呎的開價中可見一斑。

 

東涌區的發展形勢將會更為複雜,參考城規會的《東涌新市鎮擴展區草圖》,東涌新市鎮擴建將會分為兩部分。東涌東部用作發展大橋香港口岸;主要住宅區則將會集中在東涌西部的擴展部分。問題的核心是西部發展區包圍整條東涌河下游部分及部分郊野公園地段,環保團體根據經驗和政府一直的取態,指出將來要在下游填海建屋,政府將會以防洪安全為理由,把整條東涌河渠道化。同時水流和河水生態的改變也影響東涌灣河口的紅樹林及海岸植物物種的多樣化。

 

結論

 

發展涉及大量的諮詢和規劃,除了滿足現在的需求以外,更加需要審視、評估和解決在社會上、環境上及經濟上各項可預視的問題。現屆政府為求增加土地供應,四出冒進地搜刮土地,破壞生態之餘,最終只會將市民拉進一個個發展陷阱,打造更多的問題社區。

 


參考資料

1.港珠澳大橋發展圖

2.城規會修訂屯門分區計劃大綱核准圖

3.東涌新市鎮擴展區草圖

4.長春社對東涌新市鎮擴展研究第一階段公眾參與的意見

 


如何規劃香港的邊沿?(上)

 

集師廣益 - 大嶼山發展 - 《鏗鏘集 – 近看大嶼》觀後感

暑期特稿

大嶼山發展 - 《鏗鏘集 – 近看大嶼》觀後感

v=tcs16-1646;

 

港台節目《鏗鏘集 – 近看大嶼》中,探討了大嶼山發展計劃的種種問題,而我想由整個計劃的背景說起。2014年,行政長官梁振英在施政報告宣布要發展大嶼山,成立了「大嶼山發展諮詢委員會」,但這個委員會卻是由一班充滿利益關係的權貴組成。

 

在充滿利益關係的情況下,政府炮製了一份「掠奪全民空間」(註1) 的報告,再進行三個月的諮詢,並計劃在今年底定下大嶼山發展藍圖。另外,政府更成立大嶼山拓展處,專責相關工作。速度之快、力度之大,史無前例。民意「被代表」了、地區「被規劃」了,空間「被掠奪」了!然而,政府建議中的大嶼山發展策略,究竟為誰發展呢?

 

位於珠江口的大嶼山屬於中國第六大島嶼,是宋明時外國商旅進入珠江一帶的重要地標,亦擔當重要軍事防衛的戰略位置。大嶼山有五大禪林,現在仍然保留著禪修的氛圍,所以大嶼山歷史、文化、生態極珍貴。大嶼山發展策略的建議中聲稱「北發展、南保育」,但諮詢文件只有一段提及保育工作:「建議加強保護具保育價值的地點,包括自然生態及古蹟文物,盡量避免在這些地點及周邊作大型發展。」另一方面,諮詢文件卻強調如何「善用」大嶼山具保育價值地點作康樂及綠色旅遊,以配合香港市民和旅客對休閒、娛樂的熱切需求。

 

「零」聽民意假保育

根據2007年經修訂的「大嶼山發展概念計劃」(註2),當時政府已提出多方面的保育策略建議,但大部份至今都沒有落實,當中包括:

  • 大嶼山有8個「具特殊科學價值地點」,大蠔河和毗鄰的山谷被鑒定為12個優先加強保育的地點之一,水口有超過百多種泥灘生物物種
  • 擬議的西南大嶼山海岸公園覆蓋657公頃的海面區,是中華白海豚的重要生境,也是重要的魚類產卵場和哺育場
  • 歷史文物方面,包括5項法定古蹟、5幢已評級的歷史建築物 (現在遠超此數)、57個考古遺址、數個文物遺址和超過20座廟宇;最近考古學家在擬發展的東涌擴展區,更發現早至唐代的考古遺跡
     

說到底,我們認為所謂的「大嶼山全民新空間」報告,是假綠色旅遊之名,實際上將屬於公眾的大嶼山自然景貌塗脂抹粉,完全違反以自然保育、可持續發展的康樂及綠色旅遊的規劃原意。整個計劃都是要吸引遊人作各類的康樂活動,將14個具文化、生態、景觀、文物、歷史價值的地區「景點化、主題化、商業化、私有化」,成為商業發展的誘餌。

 

發展風一吹,囤地潮、泥潮就到

自政府提出要發展大嶼山,不少商賈鄉紳就已垂涎。節目中我亦提到,大嶼山不少具生態價值的農地、綠化地帶等私人土地,已被地產商紛紛囤積等待發展。而不少綠化地帶、海岸保護區及重要的水牛濕地都被大量建築廢料堆填,部份成為棕土、停車場,包括石門甲、東涌西、貝澳、塘福、水口等,造成「先破壞、等發展」的情況。

 

另一方面,政府在民間強烈反對下,於2016年2月強行開放嶼南路,推行「大嶼山自駕遊計劃」,讓25部區外私家車在周一至五無需申請禁區紙進入大嶼山。同時在未完成報告前,已偷步進行長沙、索罟群島發展水療中心,及昂坪360伸延至大澳的可行性研究。

 

可能是香港海上最大的大白象工程

東大嶼都會是大嶼山發展計劃的一個重頭戲,當中建議在交椅洲附近水域及喜靈洲避風塘一帶的「中部水域」填海約1200至2400公頃,打造香港第三個核心商業區,預計容納40至70萬人口。

 

究竟1,200公頃有多大呢?等於1個赤鱲角機場、12個坪洲、5個長洲、0.9個南丫島。

 

興建東大嶼都會需要多少錢呢?以填海興建一個650公頃的三跑工程所需成本1,415億推算,興建一個1,200公頃的東大嶼都會大概需要3,000億,相等於每名市民要支付42,000元、可以興建10間造價300億設有2,400張病床的啟德醫院、建造42萬8千間公屋單位,或購買62.8年的東江水。為何我們要犧牲重大的民生需要,建造一個大白象工程呢?

 

那麼,是為了房屋需要嗎?根據統計處最新的人口估算,香港的人口到2043年會到達822萬的頂峰,而現時人口已達720萬,即未來二十多年新增人口只會稍多於100萬,惟現時政府各個房屋規劃項目,已可容納200多萬的人口,東大嶼都會實際上是為誰而建呢?

 

事實上,梁振英提出的大嶼山發展及東大嶼東會計劃,是一項「政治工程」,是將香港打造成為珠三角經濟發展的後勤及支援基地,並規劃成珠三角一小時生活圈,而香港珍貴的人民文化、自然生境、土地資源、年青人發展的機會,都為配合這個「貿易樞紐」而犧牲。今年五月,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張德江來港時,發展局就花了28萬元,度身訂造了一個包括「東大嶼都會」發展細節的大嶼山模型。這是梁振英要向領導人呈交的「政治功課」,顯示公眾參與只是「假諮詢」。

 

最後,我們認為,在研究大嶼山發展計劃前,須進行策略性環境評估 (SEA),並落實各項保育策略,堵塞規劃及環保方面的法例漏洞,避免對具文化及生態保育價值的地區及物種造成負面影響。大嶼山發展必須符合民主規劃及永續發展的原則。

 

我們要一同守護屬於我們的公共空間,誓保香港人的大嶼山,堅拒使大嶼山變成財團口中的「大魚生」。

 

註:

  1. 發展局大嶼山發展諮詢委員會「大嶼山發展公眾參與摘要」
  2. 大嶼山發展專責小組:大嶼山發展概念計劃 - 大嶼山的保育策略

 

關於「發展」,不同持份者帶著不同價值觀,衍生出不同的理解,造成種種的矛盾和衝突。政府打算開發大嶼山,就此計劃亦造成了各持份者在價值觀上、權利上、行動上的矛盾。保育與發展之間,不單只是文化保育,即使是環境保育,其實也是追尋那份對彼此(人與人、人與歷史、人與生態等等)之間的珍視、彼此之間的一份關係、彼此之間的尊重和共存,從而達至平衡及永續地發展。

 

《鏗鏘集 - 近看大嶼》簡單地將大嶼山發展的矛盾呈現出來,當中粗略地可分為兩大常見層面的矛盾:第一,經濟發展與環境生態保育之間的衝突;第二,經濟發展與文化保育之間的不同價值所造成的衝突。不過,仔細分析的話,可以發現這次發展的矛盾不單單是持份者的取向。政府部門之間的不協調、法例或權責之間的限制、社會中的不信任氣氛,最終造就了「帶著矛盾去發展」。

 

在社區的持份者中,有人較重視生態、濕地的價值及其重要性,這甚至涉及全球的平衡;另一方面,作為土地擁有者,節目中的村長的說話,說穿了其選擇:「貝澳的濕地都是私有財產,政府可以劃為海岸保護區,但保育濕地並非我們的責任,最好由政府把土地收回……但這是我的財產,你要我保育?」似乎保育與否不是重點,干擾個人的實際利益與否,才是衝突的源頭。究竟經濟或個人財產,還是生態資源較重要,相信同學在課堂已討論多時。大家不妨再想想兩者對整個人類社會的影響力如何。當中的情況,雖然沒有涉及違法,但會否存在碳足印、生態足印超標的考慮?

 

另一個角度的討論點屬於文化保育與經濟發展之間的矛盾:將地方打造成純綷遊玩、消費的場所,只考慮經濟發展的造就,而忽略當中的歷史和文化衝擊。

 

如前所述,除了持份者之間的考慮造成衝突,事情每每離不開政府的份兒,無論是片中的資訊也好,或是此議題的最近發展也好,政府的發展價值觀都與保育人士的價值觀有所衝突。最近,保育人士更認為政府處處隱瞞,作假諮詢云云,令矛盾加劇。(註)

 

至於各持份者與政府之間的矛盾,可以是對政府的取態(只重視經濟、不顧一切向中國接軌,從而放輕本地人士的訴求),也可以是質疑政府執行時的公平性、利益輸送等。有一些矛盾是在制度本身,例如片中提及的水牛保育中心發展,本來就存在著土地擁有權和執法權之間的矛盾、部門之間的不協調,而在水口的情況,又發現政府部門處事的限制,造成行動上未能達至有效的可持續發展,矛盾重重。

 

總而言之,同學要了解此類議題,除了從各持分者的考量作出判斷以外,其實也可以試從其他角度找出矛盾點,這樣就能在不用將任何一方定型的情況下,更深入分析和評論事件。

 

明報新聞網:陳茂波網誌解畫 附大嶼山發展佈局圖片 關注團體均稱未見過 (2016-5-22)。

通識教案 - 香港「宜刪」填海?

一日一通識 - 城市規劃

城市規劃 (Urban Planning)

城市規劃(Urban Planning)是通過引導和管制土地的發展和用途,計劃及推動一個城市未來的整體發展方向。由於涉及發展的優先次序,城市規劃往往不單是技術的處理,而有利益分配與政治角力的考慮。可持續發展是近年城市規劃的主流理念,力求平衡,以滿足房屋、工商業、運輸、康樂、保育和其他社區設施等需求。

新聞摘要:
候任特首梁振英在區議員陪同下到東涌視察未發展土地。梁其後在一個房屋座談會上說,香港有地,但欠全面而長遠的房屋及土地規劃,他表示下屆政府將由一個政策局統一負責房屋及土地規劃政策,希望可加快建屋,解決房屋問題。梁亦提出,大嶼山的交通現時「成線不成網」,故有需要改善大嶼山的交通布局。

一日一通識 - 基礎建設

基礎建設 (Infrastructure)

基礎建設(Infrastructure)指為社會生產和居民生活提供公共服務的建設項目,包括運輸、水電供應、通訊網絡等公共設施。有經濟學家認為基礎建設能直接或間接帶動經濟增長,增加就業機會,並提高社會的生產效率。但由於基礎建設往往投資規模鉅大,資金成本高,回收週期長,可能會制約該地區的經濟發展。

新聞摘要:
機管局就機場未來20年發展諮詢公眾,提出兩個方案提升機場客貨運量。方案一維持現有雙跑道系統,只提升設施,造價234億元,但預期容量於2020年達至飽和。方案三動用862億,填海約650公頃興建第三條跑道,預計2020年落成,到2030年可將相關職位增加至超過十四萬個,50年經濟效益達9120億元。

 

一日一通識 - 生態保育

生態保育 (ecological preservation)

生態保育 (ecological preservation) 指以生態學觀點對自然環境的生物進行保護和復育,包括針對不同生物與其棲息地的保存與維護,孕育、繁殖瀕危生物以及恢復和改良退化生態系統等工作,以維繫人類與生物圈的互相關係。由於生態保育強調土地生態價值,與經濟發展經常出現矛盾。

 

新聞摘要:

恒基地產就元朗南生圍濕地發展豪宅項目,向城規會申請發展期限延長三年。有環保組織推斷,恒基因只擁南生圍七成多土地業權,未能符合原來發展方案,打算以甩洲擁有用地來換取南生圍剩餘的兩成許官地。環保組織促請港府拒絕換地,強調南生圍屬后海灣剩餘濕地,豪宅發展會嚴重影響當地的生態保育工作。

桌面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