辱警罪(Contempt of Cop)是指侵犯或侮辱警務人員的罪行。一些國家會列為刑事罪行,以犯罪者的侮辱或威脅性言語、動作等行為為檢控基礎。設立辱警罪的目的是要以法定保障執法人員免被挑釁,但有意見指難就侮辱行為下定義,而且提議源於執法者與示威者的衝突,引入辱警罪容易導致警權過大及成為政治檢控工具。

警察協會要求設立辱警罪


2017-02-24 15:00:00

警察協會要求設立辱警罪

香港警察隊員佐級協會表示會去信特首,要求立法保障公職人員執行職務時避受侮辱。立法會議員梁美芬亦表示考慮以私人修訂條例草案的方式訂立辱警罪,並針對《公安條例》作修訂,保障執法人員免受挑釁,讓警務人員在受尊重的環境執法。立法會議員林卓廷則指現時警民關係繃緊,設立辱警罪只會加劇雙方矛盾。

梁美芬:擬以私人修訂條例草案方式訂立「辱警罪」

2017-02-23 13:27:00

梁美芬:擬以私人修訂條例草案方式訂立「辱警罪」

經民聯立法會議員梁美芬表示,考慮以私人修訂條例草案的方式訂立「辱警罪」,並針對公安條例第17B條作修訂,保障執法人員免受挑釁,讓警務人員有一個受尊重、有尊嚴的環境執法。

梁美芬說,希望「辱警罪」首先有一個阻嚇作用,令公眾特別是年輕人有一個很清楚意識,某些行為是不應該做。

對於有意見認為不應立法,因警員「有糧出」,便可以作出侮辱,梁美芬認為是藉口和歪理,又比喻教師同樣都「有糧出」,但不應鼓勵學生侮辱教師,如果有學生侮辱老師,早就被記過,甚至被踢出校。(香港電台新聞部)

警察協會促訂侮辱公職人員罪 林卓廷憂激警民衝突

2017-02-23 12:35:00

警察協會促訂侮辱公職人員罪 林卓廷憂激警民衝突

警察隊員佐級協會表示,今日會去信特首梁振英,要求立法訂立侮辱公職人員罪。

民主黨林卓廷說,立法建議不可行,認為會激起警民衝突,又指現時已有相關條例規管阻撓公職人員執行職務的罪行,例如妨礙警務人員執行職務罪。

他又說,「侮辱」一詞難以作定義,又指如果立法,法例規管的範圍很闊,由行政長官涵蓋至區議員等,相信警方每日收到的有關舉報將達數以千計。(香港電台新聞部)

陳祖光稱明致函特首要求立法保障公職人員避免受侮辱

2017-02-22 22:49:00

陳祖光稱明致函特首要求立法保障公職人員避免受侮辱

香港警察隊員佐級協會聯同香港警察督察協會,晚上在旺角警察遊樂會,就7警案舉行特別代表大會。

員佐級協會主席陳祖光在會後表示,明日將去信給特首,要求立法保障公職人員避免受到侮辱。他說,無人可以違法,事件有因有果、有始有末,一個人動武,應譴責挑釁的人士。

陳祖光說,探訪過7名警員後,對方決定就定罪上訴,昨日才收到處長的信,允許內部籌款,相關的「敬言仁基金」昨日才開始籌款,暫時未有數字,基金將支援因涉及佔中訴訟引致有經濟困難的警員家庭。

陳祖光說,特別會員大會讓會員和他們的家人進入,原先預計只有幾百人,但人數始料不及,倉促將地點由室內搬到室外。

他否認藉大會向法庭施壓,相信司法系統及制度,同事要以合法合理的渠道上訴,堂堂正正回家及歸隊,並強調代表大會絕對不是集會。(香港電台新聞部)

回應是否需訂立辱警罪 盧偉聰稱當中涉及複雜問題

2017-02-20 17:17:00

回應是否需訂立辱警罪 盧偉聰稱當中涉及複雜問題

警務處處長盧偉聰到訪離島區議會,區議員鄧家彪表示,「7警案」令社會關心警員成為政治磨心,有何方法解決市民對警員執法時的不信任,以及如何看「辱警罪」。

盧偉聰說,警方很多時都不想做磨心,但維持治安和公共秩序是他們的責任,不會退縮。

他說,警方中立,不會因為政治事件而執法,同時市民亦不要期望警員因政治而不執法,他預期警員未來做磨心的機會是無可避免。

對於是否要訂立「辱警罪」,盧偉聰說,任何能夠幫助警方工作的新法例都會歡迎,不過「辱警罪」涉及複雜問題,如果要推行還有要考慮的地方。

他又說,警方上下會繼續支援7位同事,他們正積極考慮上訴,又相信香港是法治地方,上訴過程可以順利進行。(香港電台新聞部)

2個警察協會聲援7警 聲稱逾3萬人出席

2017-02-22 22:39:00

2個警察協會聲援7警 聲稱逾3萬人出席

毆打社工曾健超的7名警員各被判入獄2年。香港警察隊員佐級協會聯同香港警察督察協會,晚上在旺角警察遊樂會舉行特別代表大會。

員佐級協會主席陳祖光說,會循司法程序協助7人,有出席警員要求設立辱警罪,大會就聲稱有33000人出席。(香港電台新聞部)

督察協會稱可討論辱警罪 林卓廷:無助化解矛盾


2017-02-20 12:17:00

督察協會稱可討論辱警罪 林卓廷:無助化解矛盾

毆打曾健超的7名警員被判囚2年,警隊2個協會,早上開會研究協助7人及其家人。警務督察協會主席李占安說,如果有會員提出辱警罪,協會會討論,希望警方在執法時,得到尊重和不會受侮辱。

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成員林卓廷說,現時警民關係繃緊,設立辱警罪無助化解雙方的矛盾。(香港電台新聞部)

葛珮帆:民建聯倡政府研究訂立侮辱公職人員罪


2017-02-23 14:01:00

葛珮帆:民建聯倡政府研究訂立侮辱公職人員罪

民建聯葛珮帆表示,民建聯認為政府應立即研究訂立侮辱公職人員罪。

她表示,在討論應否立法時,能帶動社會討論,而當成功立法,便能保障公職人員在執行職務時,避免受到刻意的侮辱,扭轉現時不斷被挑釁的風氣。

對於在昨日的警察協會聯合特別代表大會上,有人公然大叫粗口,葛珮帆表示不贊成任何人講粗口,但現場人士情緒激動,希望大家能思考為何會出現相關情況。(香港電台新聞部)

 

葉劉淑儀指辱警罪非新訴求 重新立法非常困難

2017-02-23 21:52:00

葉劉淑儀指辱警罪非新訴求 重新立法非常困難

行政長官參選人葉劉淑儀昨日出席撐警集會。她表示,辱警罪不是新訴求,政府曾表示有相關法例禁止侮辱公職人員等,但政府沒有檢控紀錄,亦指出檢控有困難,所以重新立法是非常困難,認為政府可以提倡社會應有更文明的行為代替。

至於昨日有警員在集會講粗口,她說不是集體講粗口,只是1名警員較氣憤。她認為,昨日氣氛主調是希望在司法制度內上訴得直。她說,警員的口號都是行公義護法紀,只是想挽回尊嚴,希望市民體諒。

葉劉淑儀接受傳媒訪問時曾表示,下屆可能會繼續參選特首,未必會考慮做政協或人大。她說未有決定,認為自己較了解香港,在國內組織發揮未必太大。 (香港電台新聞部)

辱警罪

一日一通識 - 公安條例

公安條例 (Public Order Ordinance)

公安條例﹝Public Order Ordinance﹞是維持公共秩序,管制組織、集會、遊行、非法集結及暴動等事宜的法律條文。條例規定活動參與者不可作出破壞社會安寧的行為,否則警方可作口頭警告,疏散或武力驅趕,甚至拘捕和檢控。有意見認為《公安條例》目的是維持公共安全和秩序,不應成為壓制公民集會自由的工具。

新聞摘要:
人民力量4名成員,包括立法會議員黃毓民、陳偉業和陳志全,在前年七一遊行後堵塞中環馬路,違反《公安條例》,東區法院裁定黃毓民及陳偉業非法集結等罪名成立,下月16日判刑。另兩名被告則罪名不成立。裁判官杜浩成批評黃不誠實可靠,又表示保留追究陳偉業質疑他有政治任務的說法。兩人表明會上訴。

一日一通識 - 警權

警權 (Police Power)

警權﹝Police Power﹞是指法律賦予警務人員執行職責的權力,以維持公共秩序、防止和偵查罪行、拘捕疑犯等。為保障整體公民的生命和財產安全,警權的運用往往涉及限制某些公民的權利。有人權組織擔心警權若未能公正地執行,例如過嚴地處理個別示威及遊行,會成為當權者打擊公民權利和剝削人權的工具。

新聞摘要:
二十多名保衛香港自由聯盟成員在政府總部外示威,抗議警方濫權,粗暴對待示威學生,要求警方將早前被指從後抱走女示威者的男警撤職。民陣亦要求警方交代並向當事人道歉,而民陣的警權報告批評警方有系統地收窄言論自由。保安局局長黎棟國表示,警方執法要按實際情況決定,但有既定程序處理遊行示威。
 

集師廣益 - 警民關係破裂的原由

王嘉玲老師

警民關係破裂的原由

我想大家都會同意,自回歸以來,今年是警民關係跌至最低谷的一年。其實,近年來警民關係已每下愈況,警民衝突亦愈來愈多,互相以語言作挑釁的場面亦屢見不鮮。根據港大民意調查,今年六月進行的調查發現市民對警務署的滿意度跌至新低,由零七年的高位82分跌至今年六月的62分。再加上今年七一的遊行,警方沒有按民陣原來的要求開放軒尼斯道的更多行車線,令遊行難以順利進行,整個遊行由於人數太多 (民陣參與人數指達五十一萬),遊行隊伍的龍尾至晚上十一時才到達終點,反映警方的安排確實強差人意,做法並未符合「儘力協助遊行順利進行」的要求。及至近期佔領運動中,警方面對使用過度武力及選擇性執法等指控,勢令市民對警方的滿意度進一步下跌。

 

警方對維持本港治安的貢獻有目共睹,是國際上最專業及高效的團隊之一,因此回歸之後的二十多年,警隊仍一直受市民的信賴和尊重。可是,近年警隊的聲譽隨著警民衝突增加而逐漸蒸發。

 

《公安條例》的法律問題

造成警民衝突增加並非單純是個別警員或個別示威者的行為問題,更重要的原因是背後的法律問題。事實上,近年遊行集會導致的爭拗愈來愈多,爭議往往環繞維持公眾秩序與及保障集會和言論自由展開,兩者之間的巨大張力在於《公安條例》一些有關遊行集會的限制。

 

回歸前,立法局曾於1995年修改《公安條例》,由申請牌照改為通知制度,在集會舉行七天前以書面形式通知警務處處長。可是,1997年回歸後,由中方單方面成立及委任的臨時立法會卻推翻了通知制度,重新修訂的《公安條例》規定遊行集會的人士需事前獲得警務處處長發出「不反對通知書」,並須符合警務處處長施加的任何條件,而參加非法集會的人有可能會被追究刑事責任。

 

由此可見,警方在批准遊行集會上有很大的權力,甚至有可能因政治考慮而不批准市民遊行集會的申請。根據《基本法》第39條,《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公約》適用於香港,集會、遊行的權利是受保障的基本人權,而且《基本法》第27條訂明香港居民可享有言論、集會、遊行的自由,因此有人質疑《公安條例》違憲。事實上,梁國雄議員亦曾於2005年就此提出司法覆核,終審法院最後裁定條例中的「公共秩序」及「保護他人的權利和自由」語意含糊,賦予警方太大的酌情權,不符合「清晰及明確的法律規定」,違反《基本法》。

 

可是,政府在2007年的修訂中,只是技術性地刪去有關字眼,即使部分議員反對,在立法會佔大多數的建制派支持下,修訂獲得通過,而《公安條例》內給予警方過大權力的問題卻未有得到解決。因此,現時警民衝突的主因是警方有過大的權力處理遊行示威的安排,而警方的具體處理手法與市民的期望亦有頗大落差。

 

制度問題要制度解決

現時的情況暴露了警權監察制度的一些問題。第一,警方的內部監管欠透明度。警方有處理警務人員投訴的內部部門——警察投訴課,可是,就是因為它是「內部部門」,常被質疑為「自己人查自己人」,欠缺公信力。雖然警察投訴課有一些提高調查透明度的措施,如把調查的口供錄音,以作保全之用,但市民仍未能有渠道查閱投訴的調查結果及相關資料。

 

當局為了提高警方調查市民投訴個案的公信力,於2008年根據監警會條例,確立了監警會的獨立法團地位,有權審核和通過警方每年匯報的調查個案及結果。在2012-13年,監警會共審核和通過了4,884項指控。獲通過的指控中,佔最多數的是「疏忽職守」 (有 2,317項)、「行為不當/態度欠佳/粗言穢語」 (有1,789項) 和「毆打」(有323項)。

 

可是,現時監警會的監察權仍非常有限。第一,在監警會的審核下,每年經市民舉報並成功證明屬實的投訴項目只佔少數,在2012-13年獲證明屬實的投訴項目只有6.7%,更有41.8%的項目被評為無法證實 (可參考下表)。由此可見,投訴的成功率相當低。

 

2012-13年

經監警會審核和通過的調查結果*

獲證明屬實

未經舉報但證明屬實

無法完全證明屬實

無法證實

並無過錯

虛假不確

百份比 (%)

6.7%

4%

1.9%

41.8%

40.1%

5.4%

*資料來自監警會

 

第二,監警會的職能有先天的缺陷,只能觀察、監察和覆檢警方處理和調查部份須匯報的投訴,若發現警方的處理有不足之處,亦只可向警務處處長或行政長官提出意見及建議,但建議卻不一定被接納。即是說,監警會並沒有調查的權力,只能閱讀警方的調查報告及要求警方提供所需的解釋,而且即使監警會最終並不同意部分警方的調查結果,他們卻不能把相關資料公開,因此公眾對警方處理投訴的過程可謂完全欠缺知情權。

 

最後,我想說說監警會的組成。監警會的主席、3名副主席及8名以上的成員均由行政長官委任。但警方是代表行政及司法機關去執行法律的機關,擁有很高的公權力,因此警員被要求必須保持中立,但若由行政長官委任監察警方的團體的全部成員,或會令人質疑監警會的獨立性。今年5月,監警會主席的委任也曾引起爭議,新一屆監警會主席是郭琳廣先生,郭先生曾任廣西政協,現為一家律師事務所合夥人,主要從事商業如證券及收購的法律事務,而有別於以往由資深大律師擔任主席一職的做法。郭為一位事務律師,而近年不少事務律師也甚為依賴內地的市場,再加上其前政協的身份,難免令人質疑其親政府及親中的背景。因此,監警會主席是否中立亦備受質疑。

 

在最近的佔領運動中有不少市民投訴警員選擇性執法、執法時使用過份武力,令監察警務人員權力的問題再受關注,現在似乎是適當的時候對警權監察制度再作修訂,而制度上的問題必須從制度上解決,否則警民衝突只會在未來愈來愈激烈,因此希望各方可就此問題儘快展開討論。

 

通識教案 - 示威者過激?警權過大?

桌面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