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大嶼都會(East Lantau Metropolis)是政府於2014年《施政報告》提出,在大嶼山東部與港島西之間的中部水域填海,興建多座人工島的長遠發展規劃策略區,以應付未來新增人口和經濟發展,並與其他大嶼山發展產生協同效應。有意見認為東大嶼都會是政府配合內地發展的大白象工程,填海範圍太大,漠視生態保育和民生需要。

政府就東大嶼都會發展諮詢

2016-10-28 14:00:00

政府就東大嶼都會發展諮詢

政府展開《跨越2030年的規劃遠景與策略》公眾諮詢,提出發展新界北及東大嶼都會兩個策略增長區。當中東大嶼都會透過在交椅洲水域和喜靈洲填海,興建人工島,發展面積達1,000公頃,可容納40萬至70萬人口,將成為本港第三個商業核心區。規劃署署長凌嘉勤指計劃亦能將港島與大嶼山有效連繫,令交通網絡更完善。

跨越2030年規劃研究 打造東大嶼都會成第3商業區

2016-10-27 17:34:00

跨越2030年規劃研究 打造東大嶼都會成第3商業區

政府展開為期半年的跨越2030年規劃遠景及策略公眾諮詢,預計整個研究在2018年內完成。

政府統計處推算香港人口會由2014年的約724萬,增至2043年的約822萬頂峰,至2044年回落至約781萬人。政府建議未來會發展新界北和在港島與大嶼山之間海域填海,發展東大嶼都會,另外會在東大嶼都會打造成第3個商業核心區。

政府表示,整個概念性發展空間最多可提供900萬人的居住容量,為2043年的人口增長提供10%的緩衝空間。(香港電台新聞部)

香港2030+ 規劃方案指本港欠1200公頃用地


2016-10-27 16:02:00

香港2030+ 規劃方案指本港欠1200公頃用地

政府公布《香港2030+》規劃方案,指出本港目前仍欠約1200公頃用地,用作發展房屋、經濟及政府、機構或社區、休憩用地等,因此建議分別在大嶼都會及新界北,設立「策略增長區」,相信有助應付人口老化等。

當局指出,東大嶼都會的發展面積約1000公頃,可容納40至70萬人口,提供約20萬個職位。當局指,主要透過在交椅洲附近水域及喜靈洲避風塘填海,開拓包含商業核心的都會,善用梅窩未被充分利用的土地。

至於新界北,發展面積約720公頃,預料可容納25.5萬至約35萬人口,提供21.5萬個職位。當局計劃,透過綜合規劃及更有效運用棕地及荒廢農田,在香園圍、坪輋、打鼓嶺、恐龍坑及皇后山,建設新一代新市鎮,並於新田及文錦渡發展現代工業及需要在邊境附近營運的經濟用途。(香港電台新聞部)

跨越2030年規劃諮詢  姚松炎批評未有深思熟慮


2016-10-27 20:29:00

跨越2030年規劃諮詢  姚松炎批評未有深思熟慮

政府展開跨越2030年規劃的公眾諮詢,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議員姚松炎表示,政府在報告中有三大規劃方向,包括發展棕地、開發東大嶼以及釋放農地,不過他批評政府未有深思熟慮。            

姚松炎表示,規劃方案中未見有發展年份,不清楚政府是在2047年前或後提出發展,他又指,諮詢文件並無回應到政府兩年前進行的大型土地供應民調結果,當時有絕大多數市民反對填海,但政府的東大嶼項目正是計劃填海興建。                                                         

姚松炎質疑,政府有沒有考慮到統計處作出最新的人口統計,他說由於香港預計在2043年後出現人口萎縮,擔心會造成過度發展。

他又說,若果政府期望日後以棕地作為主要土地供應來源,就需要做好棕地作業研究報告,亦要作棕地普查,掌握有關面積及位置等,否則事件會有如橫洲事件般先易後難,無限期押後。(香港電台新聞部)

東大嶼都會

集師廣益 - 大嶼山發展計劃的反思:為何發展及為誰發展?

學者文稿

大嶼山發展計劃的反思:為何發展及為誰發展?

黄觀貴(前香港浸會大學地理系教授)

 

大嶼山是香港最大的島嶼,位於香港的西南方,地處珠江河口。迄今島上大部份土地被劃作郊野公園,是香港難得的一塊低度開發的處女地,亦是市民一向以來餘暇休憩的後花園。今年一月初,發展局推出一份《大嶼山:全民新空間》的公眾參與文件,收集市民對大嶼山發展計劃的意見,諮詢期到這個月底結束(註1)。這份「文件」指出,綜合目前及預計的各項發展、周邊地區的情況和變化,以及香港社會的需要和期望,大嶼山發展的規劃願景為平衡並加強發展和保育,使大嶼山成為一個宜居、宜業、宜商、宜樂及宜學的智慧型、低碳社區。本文將聚焦討論大嶼山的發展策略,尤其是發展的對象與目的等問題。

 

發展背景:為何發展?

每一個地方的自然及人文景觀都是經過長時期蛻變出來的。二十世紀前,大嶼山居民主要從事漁業、農業及鹽業,他們對外的主要交通工具是渡輪。回歸之前,島上最大的發展項目是港英政府在九十年代推出的「玫瑰園」計劃,即在大嶼山北面的赤鱲角島興建新的國際機場。由於工程龐大、造價高昂,計劃曾被中央領導人強烈批評,並警惕港英政府 「不要你請客,我匯鈔」。最终,赤鱲角新機場順利於回歸前完成,同時亦打通了北大嶼山的交通運輸系統,帶動東涌新市鎮及迪士尼樂園等發展。

 

九七回歸之後,特區政府開始探討大嶼山開發計劃。政府在2004年的施政報告中提出《大嶼山發展概念計劃》,當時的發展概念是要照顧島上的本土特色,從保育、康樂和改善鄉鎮及鄉村設施等方面,提升大嶼山的發展潛力。整體而言,計劃以優先發展大嶼山本土經濟、改善民生、保持本土特色,以及達至平衡的永續發展目標。(註2)

 

港珠澳大橋的興建對大嶼山的發展影響深遠。大橋於2009年開始動工,預計於2017年建成。大橋的香港口岸設置在大嶼山北面水域的人工島上,連接不同交通設施,將會發展成為島上一個重要的運輸樞紐,使大嶼山不僅要照顧香港這一方的發展,還要考慮大珠三角地區的需要。這種跨境協作計劃容易產生爭論;而大橋尚未建成,有關爭論已時有發生。

 

綜觀現屆政府在施政方面的表現,明顯地是靠攏中央。政府不遺餘力地推動「中港融合」,試圖把大嶼山的規劃融入國家(特别是大珠三角地區)的發展計劃中。所以,政府成立了一個名為「大嶼山發展諮詢委員會」,選擇一些理念相近人土為委員,主導大嶼山發展方向的討論。

 

政府接受由大嶼山發展諮詢委員會提交的《報告》(註3),有關內容節錄在大嶼山發展公眾參與文件中。值得注意的是,委員會為大嶼山發展確認的策略性定位,四項中有三項與大珠三角地區的發展有關,包括:(1)大珠三角的國際運輸、物流、及貿易樞紐;(2)大珠三角和亞洲的服務核心區;(3)將中部水域規劃為策略性增長地區(新都會)以配合大珠三角的發展需要。只有自然及文化寶藏一項與本土有關,令人質疑這份文件究竟是為誰所寫的。中國自2011年頒布的《第十二個五年計劃》裏,首次為香港設專章,使香港無形中被納入了中國的整體規劃中,從此很多時發展議題涉及跨境活動,香港便失去了完全的自主權,被迫與國內發展配合,產生了一種「被規劃」的感覺。

為誰發展?

《大嶼山:全民新空間》的公眾參與文件中,詳列了五大組别,共二十項的發展建議,當然有不少與民生活動有關。五個組别涵蓋空間規劃及土地利用、保育、交通運輸基建、康樂及旅遊和社會發展。表面上內容充實、目標宏大,但令人有點天馬行空,脱離現實的感覺。細讀内文,不難發現其中的隱藏議程,例如,文件第二頁的一個示意圖可見,當大橋及屯門至赤鱲角連接路落成通車後,大嶼山將會成為「城際一小時交通圈」的中心點,北面涵蓋深圳前海,西至澳門、珠海,屆時,大嶼山將會是珠三角地區的核心,是通往珠三角各地的重要門戶(註4)。用解決民生問題作為包裝,在「温水煮蛙」的情况下,大嶼山的發展將會使港人不知不覺間「被」融入大珠三角「大熔爐」裡。屆時,一國兩制的疆界開始模糊,甚至消失掉。這可能已經違背基本法有關「港人治港、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的承諾。政府及有關利益集團真正的目的,是要把大嶼山發展作為推動「中港融合」的橋頭堡。港人必須提高警覺,盡力維護香港的核心價值及固有的生活方式,免受「被規劃」。

 

此外,最近一羣「大嶼山發展聯盟」人土在4月中與傳媒的茶敘中,提出要在南大嶼推動所謂「綠色旅遊」,希望發展成為類似美國奧蘭多(Orlando)的一個新旅遊博覽經濟區(註5)。他們指出,政府應趁港珠澳大橋落成後的機遇,推動內地旅客在港「停轉換乘」,到大嶼山各地遊玩。這個建議不單違反港人長久以來取得的共識:是要保護大嶼山南部地區的自然景色,作為港人可以無償享用的公共空間。把南大嶼山「打造」成為類似奧蘭多多種主題式樂園旅遊區,未免是不設實際的想法。無可置疑,奧蘭多是美國一個很成功的旅遊城市,亦是美國(以至世界)一個重要主題樂園中心。它的成功並不單單依靠資金的投入,它的成功是許多人經歷超過半個多世紀努力的成果。最重要的是,這些樂園不僅是一種商品,還要向世界推廣美國精神及價值觀。此外,雖然每年奧蘭多吸引不少遊客從世界各地前來遊玩,但樂園的建造仍是以娛樂本國人民為首要目標。

 

電影《十年》的啓示

最近,城中熱門話題是電影《十年》爆冷奪得第三十五屆香港電影金像奬的最佳電影。該片透過五組短片描繪對香港未來的想像。片中涉及範圍廣闊,包括言論自由惡化(23條立法)、發展與保育衝突、廣東話生存空間縮小、社會嚴重分化和本地農業萎縮等等。這些都是目前許多港人關注的問題。若果按照公眾參與文件所提出的發展方向來發展,將會為這個香港人的「後花園」帶來翻天覆的變化。正如電影《十年》之《冬蟬》所喻,在「發展主義」這輛推土機的壓迫下,很容易破滅了人民對環境的美好回憶。一個掠奪市民公共空間的發展計劃,竟然吊詭地以「全民新空間」來包裝,這是何等荒謬的事。政府如果真的要用將大嶼山按文件倡議的計劃發展,把香港和大陸綁在一起,必然會成為引起社會另一輪激烈爭議的導火線。

 


註:

  1. 發展局及大嶼山發展諮詢委員會公佈的大嶼山發展公眾參與摘要《大嶼山:全民新空間》(2016年1月)
  2. 香港特區政府大嶼山發展專責小組:《經修訂的大嶼山發展概念計劃》小册子(2005年)
  3. 大嶼山發展諮詢委員會:《第一屆大嶼山發展諮詢委員會工作報告》(2016年1月)
  4. 大嶼山:全民新空間》第2頁之「城際一小時交通圈」圖。
  5. 明報:《大嶼山發展聯盟倡打造美國奧蘭多》 (2016-4-13)

 

集師廣益 - 大嶼山發展 - 《鏗鏘集 – 近看大嶼》觀後感

暑期特稿

大嶼山發展 - 《鏗鏘集 – 近看大嶼》觀後感

v=tcs16-1646;

 

港台節目《鏗鏘集 – 近看大嶼》中,探討了大嶼山發展計劃的種種問題,而我想由整個計劃的背景說起。2014年,行政長官梁振英在施政報告宣布要發展大嶼山,成立了「大嶼山發展諮詢委員會」,但這個委員會卻是由一班充滿利益關係的權貴組成。

 

在充滿利益關係的情況下,政府炮製了一份「掠奪全民空間」(註1) 的報告,再進行三個月的諮詢,並計劃在今年底定下大嶼山發展藍圖。另外,政府更成立大嶼山拓展處,專責相關工作。速度之快、力度之大,史無前例。民意「被代表」了、地區「被規劃」了,空間「被掠奪」了!然而,政府建議中的大嶼山發展策略,究竟為誰發展呢?

 

位於珠江口的大嶼山屬於中國第六大島嶼,是宋明時外國商旅進入珠江一帶的重要地標,亦擔當重要軍事防衛的戰略位置。大嶼山有五大禪林,現在仍然保留著禪修的氛圍,所以大嶼山歷史、文化、生態極珍貴。大嶼山發展策略的建議中聲稱「北發展、南保育」,但諮詢文件只有一段提及保育工作:「建議加強保護具保育價值的地點,包括自然生態及古蹟文物,盡量避免在這些地點及周邊作大型發展。」另一方面,諮詢文件卻強調如何「善用」大嶼山具保育價值地點作康樂及綠色旅遊,以配合香港市民和旅客對休閒、娛樂的熱切需求。

 

「零」聽民意假保育

根據2007年經修訂的「大嶼山發展概念計劃」(註2),當時政府已提出多方面的保育策略建議,但大部份至今都沒有落實,當中包括:

  • 大嶼山有8個「具特殊科學價值地點」,大蠔河和毗鄰的山谷被鑒定為12個優先加強保育的地點之一,水口有超過百多種泥灘生物物種
  • 擬議的西南大嶼山海岸公園覆蓋657公頃的海面區,是中華白海豚的重要生境,也是重要的魚類產卵場和哺育場
  • 歷史文物方面,包括5項法定古蹟、5幢已評級的歷史建築物 (現在遠超此數)、57個考古遺址、數個文物遺址和超過20座廟宇;最近考古學家在擬發展的東涌擴展區,更發現早至唐代的考古遺跡
     

說到底,我們認為所謂的「大嶼山全民新空間」報告,是假綠色旅遊之名,實際上將屬於公眾的大嶼山自然景貌塗脂抹粉,完全違反以自然保育、可持續發展的康樂及綠色旅遊的規劃原意。整個計劃都是要吸引遊人作各類的康樂活動,將14個具文化、生態、景觀、文物、歷史價值的地區「景點化、主題化、商業化、私有化」,成為商業發展的誘餌。

 

發展風一吹,囤地潮、泥潮就到

自政府提出要發展大嶼山,不少商賈鄉紳就已垂涎。節目中我亦提到,大嶼山不少具生態價值的農地、綠化地帶等私人土地,已被地產商紛紛囤積等待發展。而不少綠化地帶、海岸保護區及重要的水牛濕地都被大量建築廢料堆填,部份成為棕土、停車場,包括石門甲、東涌西、貝澳、塘福、水口等,造成「先破壞、等發展」的情況。

 

另一方面,政府在民間強烈反對下,於2016年2月強行開放嶼南路,推行「大嶼山自駕遊計劃」,讓25部區外私家車在周一至五無需申請禁區紙進入大嶼山。同時在未完成報告前,已偷步進行長沙、索罟群島發展水療中心,及昂坪360伸延至大澳的可行性研究。

 

可能是香港海上最大的大白象工程

東大嶼都會是大嶼山發展計劃的一個重頭戲,當中建議在交椅洲附近水域及喜靈洲避風塘一帶的「中部水域」填海約1200至2400公頃,打造香港第三個核心商業區,預計容納40至70萬人口。

 

究竟1,200公頃有多大呢?等於1個赤鱲角機場、12個坪洲、5個長洲、0.9個南丫島。

 

興建東大嶼都會需要多少錢呢?以填海興建一個650公頃的三跑工程所需成本1,415億推算,興建一個1,200公頃的東大嶼都會大概需要3,000億,相等於每名市民要支付42,000元、可以興建10間造價300億設有2,400張病床的啟德醫院、建造42萬8千間公屋單位,或購買62.8年的東江水。為何我們要犧牲重大的民生需要,建造一個大白象工程呢?

 

那麼,是為了房屋需要嗎?根據統計處最新的人口估算,香港的人口到2043年會到達822萬的頂峰,而現時人口已達720萬,即未來二十多年新增人口只會稍多於100萬,惟現時政府各個房屋規劃項目,已可容納200多萬的人口,東大嶼都會實際上是為誰而建呢?

 

事實上,梁振英提出的大嶼山發展及東大嶼東會計劃,是一項「政治工程」,是將香港打造成為珠三角經濟發展的後勤及支援基地,並規劃成珠三角一小時生活圈,而香港珍貴的人民文化、自然生境、土地資源、年青人發展的機會,都為配合這個「貿易樞紐」而犧牲。今年五月,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張德江來港時,發展局就花了28萬元,度身訂造了一個包括「東大嶼都會」發展細節的大嶼山模型。這是梁振英要向領導人呈交的「政治功課」,顯示公眾參與只是「假諮詢」。

 

最後,我們認為,在研究大嶼山發展計劃前,須進行策略性環境評估 (SEA),並落實各項保育策略,堵塞規劃及環保方面的法例漏洞,避免對具文化及生態保育價值的地區及物種造成負面影響。大嶼山發展必須符合民主規劃及永續發展的原則。

 

我們要一同守護屬於我們的公共空間,誓保香港人的大嶼山,堅拒使大嶼山變成財團口中的「大魚生」。

 

註:

  1. 發展局大嶼山發展諮詢委員會「大嶼山發展公眾參與摘要」
  2. 大嶼山發展專責小組:大嶼山發展概念計劃 - 大嶼山的保育策略

 

關於「發展」,不同持份者帶著不同價值觀,衍生出不同的理解,造成種種的矛盾和衝突。政府打算開發大嶼山,就此計劃亦造成了各持份者在價值觀上、權利上、行動上的矛盾。保育與發展之間,不單只是文化保育,即使是環境保育,其實也是追尋那份對彼此(人與人、人與歷史、人與生態等等)之間的珍視、彼此之間的一份關係、彼此之間的尊重和共存,從而達至平衡及永續地發展。

 

《鏗鏘集 - 近看大嶼》簡單地將大嶼山發展的矛盾呈現出來,當中粗略地可分為兩大常見層面的矛盾:第一,經濟發展與環境生態保育之間的衝突;第二,經濟發展與文化保育之間的不同價值所造成的衝突。不過,仔細分析的話,可以發現這次發展的矛盾不單單是持份者的取向。政府部門之間的不協調、法例或權責之間的限制、社會中的不信任氣氛,最終造就了「帶著矛盾去發展」。

 

在社區的持份者中,有人較重視生態、濕地的價值及其重要性,這甚至涉及全球的平衡;另一方面,作為土地擁有者,節目中的村長的說話,說穿了其選擇:「貝澳的濕地都是私有財產,政府可以劃為海岸保護區,但保育濕地並非我們的責任,最好由政府把土地收回……但這是我的財產,你要我保育?」似乎保育與否不是重點,干擾個人的實際利益與否,才是衝突的源頭。究竟經濟或個人財產,還是生態資源較重要,相信同學在課堂已討論多時。大家不妨再想想兩者對整個人類社會的影響力如何。當中的情況,雖然沒有涉及違法,但會否存在碳足印、生態足印超標的考慮?

 

另一個角度的討論點屬於文化保育與經濟發展之間的矛盾:將地方打造成純綷遊玩、消費的場所,只考慮經濟發展的造就,而忽略當中的歷史和文化衝擊。

 

如前所述,除了持份者之間的考慮造成衝突,事情每每離不開政府的份兒,無論是片中的資訊也好,或是此議題的最近發展也好,政府的發展價值觀都與保育人士的價值觀有所衝突。最近,保育人士更認為政府處處隱瞞,作假諮詢云云,令矛盾加劇。(註)

 

至於各持份者與政府之間的矛盾,可以是對政府的取態(只重視經濟、不顧一切向中國接軌,從而放輕本地人士的訴求),也可以是質疑政府執行時的公平性、利益輸送等。有一些矛盾是在制度本身,例如片中提及的水牛保育中心發展,本來就存在著土地擁有權和執法權之間的矛盾、部門之間的不協調,而在水口的情況,又發現政府部門處事的限制,造成行動上未能達至有效的可持續發展,矛盾重重。

 

總而言之,同學要了解此類議題,除了從各持分者的考量作出判斷以外,其實也可以試從其他角度找出矛盾點,這樣就能在不用將任何一方定型的情況下,更深入分析和評論事件。

 

明報新聞網:陳茂波網誌解畫 附大嶼山發展佈局圖片 關注團體均稱未見過 (2016-5-22)。

一日一通識 - 人工島

人工島 (Artificial Island)

人工島﹝Artificial Island﹞是指人為建造而非自然形成的島嶼,為填海造地的方式,主要作用是為人煙稠密的城市開闢新土地作發展,或棄置厭惡廢料。除獨立新建造外,部分人工島為擴大現存小島或合併數個自然小島而成。但有專家指興建人工島須挖走海床淤泥,製造污染,破壞海洋生物的居所,嚴重影響海洋生態。

新聞摘要:
政府展開《維港以外填海以及發展岩洞》第二階段公眾諮詢,提出5個近岸填海選址,包括龍鼓灘、小蠔灣、欣澳、馬料水和青衣西南,連同建議在中部水域發展人工島,預計可提供二千至三千公頃填海面積。環保團體批評當局未充分考慮填海對生態環境的影響,強調填海應是最後方案,並應選擇生態價值低的地點。

一日一通識 - 城市規劃

城市規劃 (Urban Planning)

城市規劃(Urban Planning)是通過引導和管制土地的發展和用途,計劃及推動一個城市未來的整體發展方向。由於涉及發展的優先次序,城市規劃往往不單是技術的處理,而有利益分配與政治角力的考慮。可持續發展是近年城市規劃的主流理念,力求平衡,以滿足房屋、工商業、運輸、康樂、保育和其他社區設施等需求。

新聞摘要:
候任特首梁振英在區議員陪同下到東涌視察未發展土地。梁其後在一個房屋座談會上說,香港有地,但欠全面而長遠的房屋及土地規劃,他表示下屆政府將由一個政策局統一負責房屋及土地規劃政策,希望可加快建屋,解決房屋問題。梁亦提出,大嶼山的交通現時「成線不成網」,故有需要改善大嶼山的交通布局。

通識工作紙 - 大嶼山發展

桌面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