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嶼山發展(Lantau Development)是政府為香港長遠發展需要,而制訂在大嶼山發展的計劃。目的是將大嶼山發展成為香港、澳門和珠三角地區的運輸、貿易和服務等樞紐,以及發展經濟、旅遊業和紓緩市中心過度擠擁的情況。然而有評論擔心,發展大嶼山將破壞當地自然環境和地區文化,並只是向大財團輸送利益。

政府展開大嶼山發展公眾參與活動

2016-02-01 14:00:00

政府展開大嶼山發展公眾參與活動

發展局局長陳茂波在梅窩出席活動時宣布大嶼山發展公眾參與活動展開,並指外界無需擔心發展大嶼山會破壞當地的鄉郊式生活,南大嶼山及絕大部分地方都會作保育用途。守護大嶼聯盟成員進行請願,要求撤回發展諮詢委員會報告,召集人謝世傑指政府的開發方式破壞環境,出賣珍貴資源和廉價勞動力為財團發展。

團體批評大嶼山發展諮詢委員會的諮詢方式「黑商作業」

2016-01-31 13:56:00

團體批評大嶼山發展諮詢委員會的諮詢方式「黑商作業」

有團體反對政府開發大嶼山,守護大嶼聯盟召集人謝世傑,批評大嶼山發展諮詢委員會的諮詢方式「黑商作業」。又認為政府開發大嶼山的方式,破壞大嶼南的環境,出賣香港珍貴資源和廉價勞動力為財團發展。

他指政府在未諮詢市民意見,就決定局部開放嶼南道。而聯盟訪問超過2千名區外和區內市民,八成六受訪者反對開放嶼南道,反映市民希望在保護大嶼山原貌基礎上,思考發展方向。(香港電台新聞部)

大嶼山居民及團體向陳茂波抗議 要求擱置開放嶼南道


2016-01-31 12:40:00

大嶼山居民及團體向陳茂波抗議 要求擱置開放嶼南道

守護大嶼聯盟成員聯同居民,趁發展局局長陳茂波早上在梅窩出席活動時進行請願,要求政府立即撤回 「大嶼山全民新空間 」的 工作報告,以及立即擱置開放嶼南道。

團體一行約30多人,由梅窩碼頭開始遊行,他們拉起寫有「守護大嶼、給孩子一條生路」的綠色橫額,有人擊鼓高叫守護大嶼的口號。(香港電台新聞部)

委員會倡未來以4大板塊發展大嶼山


2015-09-26 14:47:00

委員會倡未來以4大板塊發展大嶼山

大嶼山發展諮詢委員會召開第6次會議,發展局局長陳茂波表示,委員會通過了大嶼山整體空間規劃保育的概念,也就康樂及旅遊發展的策略發展建議給予意見。

陳茂波表示,大嶼山的未來發展佈局主要分為4個板塊,分別是在北大嶼山發展房屋及經濟、欣澳填海及迪士尼樂園的擴建、利用附近海域的優勢發展東大嶼山都會及預留大部分地區作保育消閒及文化旅遊之用。

他又指,會整合及重置北大嶼山的懲教設施,以及研究發展岩洞及地下空間,以騰出空間發展北大嶼山的計劃。陳茂波表示,委員會將於年內向行政長官提交報告及建議,希望明年初開展公眾參與活動,聽取市民對大嶼山發展的建議。 (香港電台新聞部)

陳茂波:外界不需擔心發展大嶼山會破壞當地鄉郊式生活

2016-01-31 12:37:00

陳茂波:外界不需擔心發展大嶼山會破壞當地鄉郊式生活

發展局局長陳茂波表示,大嶼山發展諮詢委員會的報告,包括未來大嶼山的策略性定位、土地用途,以及短中長期的發展建議。

陳茂波希望在未來3個月,社會各界能夠理性溝通,有商有量提出意見,他又表示,當局溝通大門常開,會誠心誠意做好工作。

陳茂波出席一個活動後又表示,外界不需要擔心發展大嶼山會破壞當地的鄉郊式生活,因為根據委員會的建議,南大嶼山及絕大部分地方都會作保育用途。(香港電台新聞部)

大嶼山發展諮詢委員會訂出的大嶼山發展方向

集師廣益 - 郊野公園土地用途的爭議

學者文稿

郊野公園土地用途的爭議

黄觀貴(浸會大學地理系退休教授)

 

最近,由前特首董建華先生成立的「團結基金」發表首份研究報告(簡稱報告),重點突出香港房屋問題。董先生慨嘆「港人住屋無尊嚴」,籲港人要積極考慮釋出部份郊野公園土地,用作房屋發展用途。報告發表後,高官、地產商和權貴們紛紛表態支持,使這個許多港人引以為傲的公共空間,驟然間變得岌岌可危。前天文台長林超英指出,提出要把郊野公園土地用作房地產發展用途的想法,有如人的「思想癌細胞」,不盡早把這個腫瘤移除,將會成為香港邁向文明及永續發展的障礙。

 

「國家公園」概念形成的背景

「郊野公園」又稱「國家公園」(National Park),概念源於美國,而世界上最早的國家公園是在1872年在美國建立的「黄石國家公園」。美國在立國初期,為了鼓勵人民積極投入國家建設,發動了一場「西進運動」(Westward Movement)。政府以土地饋贈作為誘因,鼓勵美國人民由北美東部向西部地區遷移,帶動西部大開發,但同時亦徹底改變這些地區的自然面貌。到了十九世紀中葉,自然保育意識開始萌芽,George Perkins Marsh於1864年出版的《因人類行為改變的自然地理》一書中(註1),指出人類文明對自然環境衝擊,強調人類應該以謹慎及長遠的思考態度來治理大自然,避免人與大自然的「和諧」和「平衡」受到衝擊。這是現代自然保育思想啓蒙之作,喚醒美國人要好好保護那些尚末被破壞、景觀優美、生態價值高的土地,促成了「國家公園」概念的產生。美國環境歴史學家Roderick Nash(註2)在其《荒野和美國精神》一書中,細緻地梳理了荒野概念在美國的發展脈胳:從“害怕和恐懼"到“開發和征服",最後又回到“保護和回歸"。「國家公園」制約土地無限制開發,減低發展對環境的傷害。這概念代表著人類文明的象徵,現在全球各地已普遍接受及推行。

 

香港郊野公園的設立

英國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根據Countryside Act 1968,在英格蘭和威爾斯地區發展「郊野公園」的同時,香港作為英國的殖民地,亦緊隨其後,於1976年通過了「郊野公園條例」,翌年六月劃定第一批受法律保護的郊野公園;時至今天,香港擁有24個郊野公園,分佈在境內各地,約佔香港土地面積四成。在規劃「郊野公園」建設藍圖之時,香港面臨人口激增,市民住屋困難,經濟高速發展,土地壓力有增無減。但在這個關鍵時刻,政府仍然能推出郊野公園計劃,以抗衡新界地區急速的新市鎮發展,使郊野免受高速發展的破壞。時至今天,郊野公園經歴了差不多四十年發展和經營,市民才有隨時親近茂密鬰葱大自然的機會,因此,大家必須努力維護它,使它免受破壞。

 

保護水塘的集水區

目前「郊野公園」覆蓋著香港所有水塘的集水區,確保本地食水來源的供應及不受污染。最近綠色和平抽驗香港五個儲水量最高的飲用水水塘的水質,包括儲存東江水的船灣淡水湖、萬宜水庫和大欖涌水塘,與及以收集本地雨水為主的石壁水塘和城門水塘。檢驗結果顯示,所有樣本均驗出含有不同程度的全氟化合物(PFCs),但其中以儲存東江水為主的三個水塘的PFCs含量明顯高於只收集本地雨水的水塘。例如,儲存最大量東江水的船灣淡水湖的水質最差(最高達15.434纳克),而位於大嶼山的石壁水塘的濃度最低(最高只有1.154纳克)。由此可見,本地及輸入水源(即東江水)的PFCs濃度有顯著分别(註3)。因此,保護郊野公園是保護我們食水安全的最佳保證。

 

開闢土地政府不應捨難取易

無疑,香港房屋供應不足,私人樓價已升至非一般市民可負擔的水平,加上公共房屋供不應求,劏房間題嚴重,這都是董先生所謂「港人住屋無尊嚴」的真實寫照。研究報告發表後,高官、地産商和附和者不斷發表言論,錯誤引導公眾把所有問題歸咎於土地供應不足。政府更避重就輕,迴避公屋政策的失誤以及土地政策任由地産商牟取暴利,從沒有考慮市民真正的住屋需要。報告又開出空頭支票,說要使八成港人能成為業主;梁振英更承諾要把郊野公園用地劃给年輕人作首次置業的居所等,是否都是不能實現的空談。

 

香港土地供應向來都是社會關心的議題。許多專業人士指出,香港並不缺可供發展的土地,例如「棕土」或「灰土」,這些都是需要修復和改善的前工業用地或未開發土地,可作優先開發。政府應加快舊區重建,以及考慮善用城市和郊區之間起緩衝作用的農地和綠化帶及未開墾地帶。如政府繼續進行收地、重建、更改土地用途等工作,應能大致解決預測中的土地需求。雖然收地、重建、更改土地用途牽涉的程序較為繁複,但政府不應捨難取易,向郊野公園和水塘打主意,當這些資源受到永久破壞時則難以逆轉,整個社會需要負上沉重代價。只要規劃得宜,政府應可物色足夠土地興建房屋,既滿足市民的需要,又無須向郊野公園要地。

 

保護郊野公園的意識開始形成

香港「郊野公園」設立迄今已有四十年,港人對保護郊野公園的意識開始形成,正如Roderick Nash在其《荒野和美國精神》一書中所述,人和自然關係的感觀會隨著文明的進程改變。無疑,有越來越多港人的「郊野觀」已從過去的“開發和征服"進步到“保護和回歸",甚至有人認為這種新的「郊野觀」已經成為了我們的核心價值。郊野公園除了具有保育、教育、休憩、美感欣賞等功能外,還是港人自豪感的來源。可惜現在有人以香港急須解決房屋問題作借口,倡議發展郊野公園土地,挑戰港人的道德底線,與港人希望把香港建設成「人地共融」的城市發展方向背道而馳。因此,我們不得不承認香港的「郊野公園」是英國人在港建立重要德政之一。

 

時至今天,無論我們生活在市區如何烏煙瘴氣,郊野公園仍是每一個港人、不論貧富老幼均可共享的「後花園」。大家還記得在2003年SARS期間,郊野公園就成為港人對瘟疾的避難所。漸漸地「郊野公園」在許多港人心底裡有一種心靈面向,是港人精神逃逸的最後堡壘。現在,我們恐怕在一片「反殖民化」的過程中,「郊野公園」已成為了被打壓的目標。

 

最後想借用美國著名「土地倫理」(Land Ethic)倡導者 Aldo Leopold(註4)對土地倫理的觀點作總結:當我們只認為土地是屬於我們的“商品"時,我們必定會濫用它來“賺取最大利益";只有當我們把土地視作整個“社會"重要資源時,我們才會用愛和尊重去善用它。郊野公園的基本價值在於它是屬於每一個香港人的公共空間,每一個人都可以自由地、免費享受郊野公園設施,它豐富了我們的生活的內容。所以,我們必須視郊野公園為我們社會的最重要資源,大家珍惜它、愛護它和善用它。

 


參考書籍:

註1George Perkins Marsh (1864), Man and Nature or Physical Geography as Modified by Human Action

註2 Roderick Nash (1982), Wilderness and the American Mind, Yale University Press

註3 明報11日1日即時新聞報導

註4 Aldo Leopold (1887–1948) in his book A Sand County Almanac (1949)

一日一通識 - 城市規劃

城市規劃 (Urban Planning)

城市規劃(Urban Planning)是通過引導和管制土地的發展和用途,計劃及推動一個城市未來的整體發展方向。由於涉及發展的優先次序,城市規劃往往不單是技術的處理,而有利益分配與政治角力的考慮。可持續發展是近年城市規劃的主流理念,力求平衡,以滿足房屋、工商業、運輸、康樂、保育和其他社區設施等需求。

新聞摘要:
候任特首梁振英在區議員陪同下到東涌視察未發展土地。梁其後在一個房屋座談會上說,香港有地,但欠全面而長遠的房屋及土地規劃,他表示下屆政府將由一個政策局統一負責房屋及土地規劃政策,希望可加快建屋,解決房屋問題。梁亦提出,大嶼山的交通現時「成線不成網」,故有需要改善大嶼山的交通布局。

集師廣益 - 如何規劃香港的邊沿?(下)

洪昭隆老師

如何規劃香港的邊沿?(下)

上文和同學討論香港上水、東北地區發展時,面對政治和規劃不善的問題。這次將我們的焦點移向本港最西端的屯門區及離島區,預視一下這些地區未來可能面對甚麼改變。

 

屯門、東涌:未來的交通樞紐?

 

計劃中的港珠澳大橋香港接線部分,主要包括兩項大型的道路建設。首先是由大嶼山西部的港珠澳大橋主橋入口連接至位於香港國際機場東北部海域的香港口岸。同時於東涌新市鎮的東部設立屯門至赤鱲角連接路,連同屯門西繞道,將新界西北、北大嶼山、擬議的港珠澳大橋香港口岸和赤鱲角香港國際機場連接起來。這一項巨型工程將會為屯門及東涌區帶來翻天覆地的變化。

 

先說屯門區,由於地理的優勢,屯門將會向北與深圳西部及蛇口港連接,南下直達赤鱲角機場,並透過港珠澳大橋與澳門、珠海市融合。作為物流及運輸的交滙樞紐,交通流量及區域重要性勢必大增。針對這一個情況,城規會年前也將屯門部分的土地用途由工業用途及休憩用地改劃為綜合發展區。由於交通及基建項目帶動住宅和商業的發展,加上各種生活配套設備的興建,最終將整個屯門區由傳統教科書中的工業區,變成商業和住宅的集中地。不過最終頻繁的過境人流和物流會否像上水一般,變成水貨集中地?帶動區內的物價、流動的同時,會否對交通造成大量的壓力?從近日地產發展項目「瓏門」逾萬元一呎的開價中可見一斑。

 

東涌區的發展形勢將會更為複雜,參考城規會的《東涌新市鎮擴展區草圖》,東涌新市鎮擴建將會分為兩部分。東涌東部用作發展大橋香港口岸;主要住宅區則將會集中在東涌西部的擴展部分。問題的核心是西部發展區包圍整條東涌河下游部分及部分郊野公園地段,環保團體根據經驗和政府一直的取態,指出將來要在下游填海建屋,政府將會以防洪安全為理由,把整條東涌河渠道化。同時水流和河水生態的改變也影響東涌灣河口的紅樹林及海岸植物物種的多樣化。

 

結論

 

發展涉及大量的諮詢和規劃,除了滿足現在的需求以外,更加需要審視、評估和解決在社會上、環境上及經濟上各項可預視的問題。現屆政府為求增加土地供應,四出冒進地搜刮土地,破壞生態之餘,最終只會將市民拉進一個個發展陷阱,打造更多的問題社區。

 


參考資料

1.港珠澳大橋發展圖

2.城規會修訂屯門分區計劃大綱核准圖

3.東涌新市鎮擴展區草圖

4.長春社對東涌新市鎮擴展研究第一階段公眾參與的意見

 


如何規劃香港的邊沿?(上)

 

集師廣益 - 從不同角度看政策

陳應聰老師

從不同角度看政策

最近科大雷鼎鳴教授的文章《郊野公園的社會成本》在網上再掀起了應否開發郊野公園土地興建房屋的討論。雖然論者多從經濟學的角度討論,但當中的論點對同學在通識科中如何思考社會問題或公共政策,也可以帶來一些啟發。承接上一次的文章,本文希望借此爭議為例,談談另一個考試難題:如何分角度。

坊間不少教科書都會為同學提供一些「罐頭」角度,方便分析議題。例如有關「生活素質」的題目,多會建議同學從「政治、經濟、文化、社會、環境」五個層面思考;有關「可持續發展」的題目,則從「經濟、社會、環境」三個向度之間的平衡來思考。然而這些「罐頭」角度並非時時合用,考評局的考試報告亦批評過考生只機械地照搬這些不適用的角度。當同學要評論或比較某些政策時,往往就會不知所措。事實上,如何分角度的確難以一概而論,要就著每一道題目的具體內容來考慮。但統籠來說,同學可思考政策的「成效」、「可行性」、「其他影響」三方面。

(一) 成效:大部份政策的出現都是為了解決現存的社會問題,因此我們評論時一定會思考政策能否達成預期目標──撥出郊野公園土地興建房屋可否降低樓價、租金?而思考政策的成效時,可考慮以下幾方面:

i. 針對性:政策是否對症下藥?能夠解決問題的根源?例如本港樓價租金高企是否由於土地供應不足?抑或由於內地人炒樓、借款成本低?哪一個才是主要原因?開發郊野公園能否消除主要成因從而解決問題?

ii.即時成效:政策可否立竿見影?抑或遠水不能救近火?開發郊野公園土地需時多久方可建成房屋?現時公屋輪候冊申請宗數屢創新高,一般家庭平均輪候時間已超過「平均三年上樓」的目標。開發郊野公園可否在合理時間內解決問題?

iii.長遠效用:與「即時成效」相反,我們也可考慮政策長遠而言可否一勞永逸地根治問題?抑或治標不治本?香港未來的人口增長是快是慢?開發郊野公園能夠保證長遠土地供應充足?抑或幾年後又會再次面對土地短缺問題?

(二) 可行性:除了成效,我們還要考慮政策是否實際可行,否則建議只會是天馬行空的幻想:

i.公眾的接受程度:社會大眾是否接受建議中的政策?推行的時候會否面對很大的社會阻力?如果大部份市民都如前天文台台長林超英般認為開發郊野公園是「思想癌細胞」,「諗都唔可以諗」,則建議難以實行。

ii.資源:政府是否擁有足夠的資源落實政策?有論者指出郊野公園中不少土地都是山坡或地處偏僻,那麼郊野公園實際上是否有足夠的合適土地供發展?當討論其他政策時,更可考慮人力、資金、能源等其他資料是否足夠。

iii.成本效益:政策是否合乎成本效益?會否有更便宜的方法達到相同目標?如開發郊野公園需要平整土地、興建基建、再興建房屋,比起舊區重建、開發「棕地」(即已荒廢或遭破壞的農地及工業用地)等其他方法,哪一個較合成本效益?

(三) 其他影響:即使一個政策既可行,又能有效解決問題,但會否導致一些嚴重的「副作用」,因而不得不放棄?抑或政策不單能有效解決問題,更帶來了額外的好處?例如開發郊野公園,會否危害本港的天然生態?不少水塘引水區都處於郊野公園內,開發會否影響食水供應?

雖然不同政策有著不同的爭議點,但大部分的政策都可初步地從上述角度考慮。雖然不少人批評通識科的答題技巧扭曲了本科啟發思考的原意,但筆者認為,有時候這些答題技巧卻正正是幫助思考的小工具。希望上述角度不單對同學答題有幫助,將來同學們思考社會議題,甚至面對自己的工作時,都可試試從以上幾方面考慮,更立體地看問題。

桌面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