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警會﹝Independent Police Complaints Council﹞全稱為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會,是行政長官委任的獨立機構。所有警務處投訴警察課調查後的個案報告及資料,都須提交監警會覆檢,確保個案獲得公平公正處理。監警會亦會找出警隊工作常規或程序中的缺失或不足之處,警方有法定責任遵從監警會的要求。

港大公佈市民對監警會滿意度的調查

2015-06-30 14:00:00

港大公佈市民對監警會滿意度的調查

監警會委託港大民意研究計劃於3月訪問1014位市民,調查顯示受訪者對監警會滿意度由去年的62.5分跌至60.3分,只有40%受訪者對其監察有信心。監警會主席郭琳廣指,有市民可能誤會監警會的角色是負責警員的操守,而為免影響獨立公平原則,監警會不適宜在審核工作完成前作評論,因而可能令公眾覺得監警會透明度不足。

鄭承隆:監警會有責任多做宣傳和推廣

2015-06-30 08:58:00

鄭承隆:監警會有責任多做宣傳和推廣

對於最新民調顯示,僅44%市民對監警會有信心,監警會宣傳及意見調查委員會主席鄭承隆在一個電台節目表示,監警會有責任多做宣傳和推廣。
鄭承隆說,因雨傘運動等,讓市民對監警會的認知多了;而監警會的領導層換人,可能令市民以為其透明度下跌了。
他又說,市民對警察的投訴會先由警方作全面調查,再交報告給監警會審核,其後監警會將定案交給委員會,最後由委員會主席發還給警察投訴課。
鄭承隆強調,約三分一監警會人員曾任職廉政公署,該會由不同人士、黨派組成。(香港電台新聞部)

 

調查:3成半受訪者認為監警會屬投訴警察最有效渠道

2015-06-29 12:34:00

調查:3成半受訪者認為監警會屬投訴警察最有效渠道

監警會3月委託港大民意研究計劃,進行公眾意見調查,有85%受訪者表示曾聽過監警會,比去年的67%大幅上升。

調查又發現,有35%受訪者認為監警會是投訴警察最有效渠道,而認為投訴警察課最有效的有20%。超過90%人表示去年曾聽過有關投訴警察的新聞,55%人表示聽聞過的與佔領事件有關。

調查在3月初進行,以電話訪問了近1000名成年市民。(香港電台新聞部)

市民對監警會滿意度較去年跌

2015-06-29 14:19:00

市民對監警會滿意度較去年跌

監警會委託港大民意研究計劃進行的調查顯示,受訪者對監警會滿意度由去年的62.5跌至60.3。
調查發現,44%受訪者認為,監警會能客觀公平地監察和覆檢投訴警察課的調查,比去年跌3個百分點,亦是近5年最低的比率。
監警會主席郭琳廣表示,監警會工作涉保密資料,為免影響獨立公平原則和形象,不適宜在工作未完成前作任何評論,否則可能令公眾覺得透明度不足。
另外,他說,公眾誤會監察警員操守行為是監警會的工作。(香港電台新聞部)

監警會的職能

通識教案 - 示威者過激?警權過大?

集師廣益 - 警民關係破裂的原由

王嘉玲老師

警民關係破裂的原由

我想大家都會同意,自回歸以來,今年是警民關係跌至最低谷的一年。其實,近年來警民關係已每下愈況,警民衝突亦愈來愈多,互相以語言作挑釁的場面亦屢見不鮮。根據港大民意調查,今年六月進行的調查發現市民對警務署的滿意度跌至新低,由零七年的高位82分跌至今年六月的62分。再加上今年七一的遊行,警方沒有按民陣原來的要求開放軒尼斯道的更多行車線,令遊行難以順利進行,整個遊行由於人數太多 (民陣參與人數指達五十一萬),遊行隊伍的龍尾至晚上十一時才到達終點,反映警方的安排確實強差人意,做法並未符合「儘力協助遊行順利進行」的要求。及至近期佔領運動中,警方面對使用過度武力及選擇性執法等指控,勢令市民對警方的滿意度進一步下跌。

 

警方對維持本港治安的貢獻有目共睹,是國際上最專業及高效的團隊之一,因此回歸之後的二十多年,警隊仍一直受市民的信賴和尊重。可是,近年警隊的聲譽隨著警民衝突增加而逐漸蒸發。

 

《公安條例》的法律問題

造成警民衝突增加並非單純是個別警員或個別示威者的行為問題,更重要的原因是背後的法律問題。事實上,近年遊行集會導致的爭拗愈來愈多,爭議往往環繞維持公眾秩序與及保障集會和言論自由展開,兩者之間的巨大張力在於《公安條例》一些有關遊行集會的限制。

 

回歸前,立法局曾於1995年修改《公安條例》,由申請牌照改為通知制度,在集會舉行七天前以書面形式通知警務處處長。可是,1997年回歸後,由中方單方面成立及委任的臨時立法會卻推翻了通知制度,重新修訂的《公安條例》規定遊行集會的人士需事前獲得警務處處長發出「不反對通知書」,並須符合警務處處長施加的任何條件,而參加非法集會的人有可能會被追究刑事責任。

 

由此可見,警方在批准遊行集會上有很大的權力,甚至有可能因政治考慮而不批准市民遊行集會的申請。根據《基本法》第39條,《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公約》適用於香港,集會、遊行的權利是受保障的基本人權,而且《基本法》第27條訂明香港居民可享有言論、集會、遊行的自由,因此有人質疑《公安條例》違憲。事實上,梁國雄議員亦曾於2005年就此提出司法覆核,終審法院最後裁定條例中的「公共秩序」及「保護他人的權利和自由」語意含糊,賦予警方太大的酌情權,不符合「清晰及明確的法律規定」,違反《基本法》。

 

可是,政府在2007年的修訂中,只是技術性地刪去有關字眼,即使部分議員反對,在立法會佔大多數的建制派支持下,修訂獲得通過,而《公安條例》內給予警方過大權力的問題卻未有得到解決。因此,現時警民衝突的主因是警方有過大的權力處理遊行示威的安排,而警方的具體處理手法與市民的期望亦有頗大落差。

 

制度問題要制度解決

現時的情況暴露了警權監察制度的一些問題。第一,警方的內部監管欠透明度。警方有處理警務人員投訴的內部部門——警察投訴課,可是,就是因為它是「內部部門」,常被質疑為「自己人查自己人」,欠缺公信力。雖然警察投訴課有一些提高調查透明度的措施,如把調查的口供錄音,以作保全之用,但市民仍未能有渠道查閱投訴的調查結果及相關資料。

 

當局為了提高警方調查市民投訴個案的公信力,於2008年根據監警會條例,確立了監警會的獨立法團地位,有權審核和通過警方每年匯報的調查個案及結果。在2012-13年,監警會共審核和通過了4,884項指控。獲通過的指控中,佔最多數的是「疏忽職守」 (有 2,317項)、「行為不當/態度欠佳/粗言穢語」 (有1,789項) 和「毆打」(有323項)。

 

可是,現時監警會的監察權仍非常有限。第一,在監警會的審核下,每年經市民舉報並成功證明屬實的投訴項目只佔少數,在2012-13年獲證明屬實的投訴項目只有6.7%,更有41.8%的項目被評為無法證實 (可參考下表)。由此可見,投訴的成功率相當低。

 

2012-13年

經監警會審核和通過的調查結果*

獲證明屬實

未經舉報但證明屬實

無法完全證明屬實

無法證實

並無過錯

虛假不確

百份比 (%)

6.7%

4%

1.9%

41.8%

40.1%

5.4%

*資料來自監警會

 

第二,監警會的職能有先天的缺陷,只能觀察、監察和覆檢警方處理和調查部份須匯報的投訴,若發現警方的處理有不足之處,亦只可向警務處處長或行政長官提出意見及建議,但建議卻不一定被接納。即是說,監警會並沒有調查的權力,只能閱讀警方的調查報告及要求警方提供所需的解釋,而且即使監警會最終並不同意部分警方的調查結果,他們卻不能把相關資料公開,因此公眾對警方處理投訴的過程可謂完全欠缺知情權。

 

最後,我想說說監警會的組成。監警會的主席、3名副主席及8名以上的成員均由行政長官委任。但警方是代表行政及司法機關去執行法律的機關,擁有很高的公權力,因此警員被要求必須保持中立,但若由行政長官委任監察警方的團體的全部成員,或會令人質疑監警會的獨立性。今年5月,監警會主席的委任也曾引起爭議,新一屆監警會主席是郭琳廣先生,郭先生曾任廣西政協,現為一家律師事務所合夥人,主要從事商業如證券及收購的法律事務,而有別於以往由資深大律師擔任主席一職的做法。郭為一位事務律師,而近年不少事務律師也甚為依賴內地的市場,再加上其前政協的身份,難免令人質疑其親政府及親中的背景。因此,監警會主席是否中立亦備受質疑。

 

在最近的佔領運動中有不少市民投訴警員選擇性執法、執法時使用過份武力,令監察警務人員權力的問題再受關注,現在似乎是適當的時候對警權監察制度再作修訂,而制度上的問題必須從制度上解決,否則警民衝突只會在未來愈來愈激烈,因此希望各方可就此問題儘快展開討論。

 

一日一通識 - 投訴警察課

投訴警察課 (CAPO)

投訴警察課(CAPO)隸屬警務處監管處,由警務人員出任,負責處理所有投訴警隊成員行為不檢或刑事指控,進行調查及搜證工作。投訴成立的警員會接受處分,甚至被刑事起訴。投訴完成調查後,會由不隸屬於警方的監警會審核。有意見指,投訴警察課並非獨立於警務處以外,難免予人互相包庇之嫌,減低其公信力。

新聞摘要:

公民黨曾健超遇襲案,警方以涉嫌襲擊致造成實際身體傷害,拘捕7名已停職的警務人員。投訴警察課專責特別調查隊仍在循刑事調查方向進行調查及搜證工作。警方指曾健超沒有出席認人手續,希望他盡快配合調查。曾健超表示,認人手續與一般的安排不同,有不公平的地方,要求對方處理,但最終仍未解決。

延伸閱讀:

通識概念︰監警會

每日專題︰警隊

集師廣益︰防止警察濫權的要素

 

桌面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