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屋政策(Housing Policy)是政府為滿足市民的住屋需求,並提供置業階梯而採取的策略。為迎合不同階層人士的負擔能力,政府會提供出租的公共房屋和不同類型的資助性自置居所,並可根據私人市場的供求情況,調節土地供應以控制房屋的數量,影響私人樓宇價格和租金的升跌,從而維持穩定而持續的住屋供應。

政府公布未來十年總建屋目標建議

2014-12-17 14:00:00

政府公布未來十年總建屋目標建議

政府推出長遠房屋策略文件,建議將未來十年總建屋目標,提升至48萬個單位,公私營房屋比例維持六比四。文件表明不會設立租務管制,亦不為劏房設立發牌制度。多個關注房屋問題的團體對報告感失望,認為沒有解決劏房和租金昂貴問題,以及未來10年公營房屋單位供應維持20萬個,不足應付公屋輪候冊需求。

房屋團體批評長遠房屋策略無解決劏房和租金問題

2014-12-16 18:12:00

房屋團體批評長遠房屋策略無解決劏房和租金問題

多個關注本港房屋問題的團體,對政府公布長遠房屋策略報告感到非常失望,認為沒有解決劏房和租金昂貴問題。

關注基層住屋聯席發言人陳凱姿表示,在未來10年公營房屋單位供應維持20萬個,不足以應付公屋輪候冊需求。她說,政府依靠增加私人樓宇供應,會推高樓價,令市場炒賣更熾熱。

陳凱姿又批評政府拒絕推出租務管制,是漠視多個團體的訴求。她又說,根據加拿大、德國和瑞士的經驗,租管不會令租盤減少,租管是利多於弊,認為可減少輪候公屋的人數。(香港電台新聞部)

市民冀政府增加單人公屋配額 學者稱搵地建屋難

2014-12-16 18:35:00

市民冀政府增加單人公屋配額 學者稱搵地建屋難

有市民認為,政府增加單身非長者申請人輪候公屋配額等措施,有助加快上樓,但亦有人覺得無幫助。

至於政府計劃未來10年興建48萬個單位,有學者指,最大的困難是找地,估計有頗大的機會達不到目標。(香港電台新聞部)

張炳良:建屋48萬個單位目標非「別人想像中艱難」

2014-12-17 08:43:00

張炳良:建屋48萬個單位目標非「別人想像中艱難」

政府推出長遠房屋策略文件,建議將未來十年總建屋目標,提升至48萬個單位。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在本台節目表示,建屋涉及找地、改劃及諮詢,需要時間聽意見及做好配套工作,當局提出建屋目標,有助及早規劃、盡早落實;又說要達成目標,不是「別人想像中艱難」。

張炳良說,房屋問題關乎民生,他承認目前政治環境緊張,但在解決房屋問題時,不應因此受影響。

至於下月公布的施政報告會否有驚喜,張炳良說,不適宜評論坊間的建議,但他說,今次公布長遠房屋策略文件後,不等同房屋改革終結,認為現在才是開始。(香港電台新聞部)

十年內房屋供應增至48萬

2014-12-16 00:00:00

十年內房屋供應增至48萬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公布長遠房屋策略,由下一個財政年度開始,未來十年總房屋供應目標增至48萬個,公私營房屋比例維持六比四。

張炳良今日在記者會上表示,長遠房屋策略有三,分別為加建新公屋、加建資助出售單位與透過持續土地供應和實施需求管理措施穏定樓市。

張炳良說,新增的一萬個單位屬於資助房屋,因此十年內資助房屋數量將增加至9萬個,公屋和私營單位則分別維持20萬個和19萬個。一萬個單位全數撥入資助房屋是回應中低收入階層和年輕家庭渴望置業的需求。

若現有土地如期推出建屋,預計未來十年可興建25.4萬個公營房屋單位,但部分土地涉及改劃用途,實際供應量或會出現變數,而未來三、四年一手私樓潛在供應量為7.4萬伙。張炳良承認與目標有距離,呼籲社會同心協力,在平衡不同利益和目標時作出取捨。

他又提到,會研究引入私營機構參與發展居屋以外的資助自置房屋,不過具體構思要待成熟時才公布並諮詢公眾。

對於近期樓市重拾升軌,他提醒置業人士要留意外圍經濟轉變對樓市的影響,政府在有需要時會遏抑外來和投機需求,防止樓市過熱。未來政府會以多管齊下的方式增加短、中、長期房屋土地供應,包括增加發展密度、開拓新發展區和適度填海等。(政府新聞網)

2004至2014年本港住宅單位已落成量數目

一日一通識 - 香港公共房屋

香港公共房屋 (Public Housing in Hong Kong)

香港公共房屋 (Public Housing in Hong Kong) 是政府為基層市民提供住所的公營房屋。1954年政府在石硤尾興建首個徙置屋邨安置大火災民後,不同的公屋計劃陸續出現,包括港督麥理浩於1972年宣佈為180萬居民提供居所的「十年建屋計劃」,並興建居者有其屋,以低廉的價錢出售,協助中低收入家庭置業。

新聞摘要:
長遠房屋策略督導委員會發表諮詢文件,建議未來十年香港總樓宇供應目標為47萬個單位,並提出增設發牌制度規管劏房,以及改革非長者單身人士輪候公屋計分制。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表示,公屋及居屋和資助出售單位,應維持靈活性,並希望透過持續增加房屋供應,建立房屋階梯,發揮公屋及居屋的作用。

一日一通識 - 租金管制

租金管制 (Rent Control)

租金管制﹝Rent Control﹞是對出租樓宇安排的相關規管,範圍包括租金的設定、上升幅度和續租的安排等,以穩定出租樓宇市場,防止租金大起大落,保障市民免因租約期滿或大幅加租而喪失租住權。但有評論指租金管制干預樓宇市場,不但人為地壓低業主的投資回報,更會因而減少出租樓宇的供應量。

新聞摘要: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到深水埗探訪「梗房」及劏房居民後,表示聽到他們上樓的訴求。張炳良其後出席居民大會,部分居民申訴租金急升令生活百上加斤,要求政府增建公屋。張回應指政府對租金上升不會視若無睹,即使現階段不會恢復在金融風暴後撤銷的租金管制,仍會正視租金上升及租戶保障不足等問題。

集師廣益 - 處理房屋問題面面觀

劉錦輝老師

處理房屋問題面面觀

根據港大調查,港人最希望政府在施政報告中公布處理的問題為房屋問題。事實上,報章講述板間房的生活事例、樓市如何不斷上升,幾乎每一天都可以找得到;而港人的訴求包括增建居屋及公屋、用更強力的招數限制非本地居民置業等。

如此一來,增建居屋及公屋相關的政策應該人人稱好,但事實又不然。

要建屋,必須要有土地。但香港可供建屋的土地有限,當政府向十八區的區議會討論可行方案時,下列持分者的意見往往能影響大局:

  • 正在輪候公屋的市民:他們固然希望盡快上樓,但這是否說地點、景觀、配套等毫不重要?當然不可能。市區公屋還是極受歡迎,一些偏遠、交通不便的地區始終是次選。他們可能認為政府不應只發展新界偏遠地區的土地,反而要加強市區公屋的建設。

  • 計劃興建公屋地區的附近居民:一般而言,附近的公屋居民的反對意見不大,但私樓居民卻難免有不同意的地方。例如在荔枝角「四小龍」私人屋苑附近本來已有公屋,現在要增建的時候卻遭受居民反對;東涌的情況也十分相似。理由是會降低當地樓價,或是影響景觀,使居民蒙受損失。他們可能認為政府不應將公屋與私人樓宇放置在一起,應該適量地「分隔」兩者。

  • 正在準備購買私樓的居民:政府應加強居屋發展,甚或「夾屋」等針對某一階層的樓宇,使他們能在瘋狂的樓價下仍能置業。當然,他們也歡迎樓價下跌,使他們有更多樓宇可以負擔或選擇。

政府應該如何處理?既不可過分興建公屋居屋,完全無視私人市場對穩定樓價的訴求;也不可完全任憑市場自由發展,不理會對低下階層對住房的訴求。這可考驗梁振英的觸覺和手段了。

課堂上,同學對樓市的認識不多,但上述事例可以也可以作通識科的討論:

  • 社會凝聚力:社會能否接納中產、富戶與低下階層作鄰居?為何以往又能在赤柱附近的馬坑興建居屋?現在的情況是否反映凝聚力正在減退? 

  • 基本需要:「有瓦遮頭」是人類的基本安全感需要,但「置業」又是否基本需要?政府有沒有責任介入市場,協助市民置業?

  • 政策優次:要求政府協助置業的市民遍佈各年齡階層,但在有限的資源下,政府應該優先幫助哪些群體?年輕人對此的需要較大,還是應協助長期交稅、貢獻社會的中年人士或長者?

  • 香港支柱:香港現時是否過份倚靠樓市作為穩定社會的工具?樓價是否不可以下調,以免重蹈以往「負資產」的覆轍?

  • 環境與發展:如果為了發展居住地方而向鄉郊土地打主意,甚至填海、移山、開發岩洞等,又能否平衡環境與發展的需要?

以上只是部分可討論的方向,身同感受的老師可能有更多第一身的分享呢。

集師廣益 - 認同感與「安樂蝸」

區少銓老師

認同感與「安樂蝸」

很久以前在新加坡留學,去同學家處參觀,往往最為驚訝的是人家家中的住處,同樣是公屋(新加坡稱為組屋) 1,香港住的空間還不到人家的廚房和廁所,他們才幾個人住已是百多平方米(約1千多呎,當然我猜那裡更沒有發水樓這回事),將來可以自置居所,對他們而言彷彿是理所當然的一回事。輪到有漂亮的新加坡女同學來香港旅遊,總是怯羞於帶她們到公屋的家坐坐,更莫說是暫宿於家中,300多呎住8個人多不方便。筆者和他們交談最為痛恨的是那句口頭禪「我們新加坡」,特別是他們說到新加坡的好處時,那種自信發光的表情,後來才曉得這種自信,原來就是通識科常常說的「身份認同」。

 

財爺預算案後,不少政黨要求政府復建居屋。住屋的問題不單是香港,也是內地最為關注的問題,內地把「調控房價」排在最受網友關注的十大問題之一,總理溫家寶兩會前接受新華網專訪,與網友線上交流談到房價問題時,他表示「群眾的心情我非常理解,我也知道所謂『蝸居』的滋味。」 並呼籲地產商身上要「流著道德的血液」。因而最近國家相關部門,將斥資約1.3萬億元人民幣開工興建1000萬套保障房(類似香港的公屋及居屋),讓中低收入家庭「居有其所」。

 

內地新近這個「居有其所」的口號,使筆者聯想起香港亦曾經存在過「居者有其屋」、「租者置其屋」的政策,本港公屋、居屋已是集體回憶的一部分,政府負責的房屋等公共建設,令「家在香港」這一抽象概念,有了實在的物質基礎。小朋友在長長的走廊內玩耍;父母放工回家,一家人一起吃飯,一起看電視,這樣的形象深入民心。公屋成長的一代見證了社區建設的過程,不但改善了生活素質,亦令我們產生了對香港的歸屬感。

 

「安居樂業」一詞,蘊含了中國人智慧,先安居,後才會樂業。因此國內電視劇《蝸居》才會引起港人共鳴,最近有不少電視節目請來買不起樓的80後作訪問,同樣這種年輕人買不起樓的情況,也在內地出現,內地亦有六成網友自認「蝸居族」,那些住在城市小空間的內地年輕人,也有「蟻族」的稱呼。所謂「蟻族」是指在城市漂泊的大學生,因生活貧困像螞蟻一樣處於社會最底層。

 

在不少的場合與民工交談,最令筆者深刻的語句是「X這裡是我賺錢的城市」「X這裡是吃著青春飯,賺夠錢就走」,其實這個X可以用深圳、上海,北京甚至其他大城市替代,下一年度居住在哪一個城市也不知道,只要有工作機會就「漂蕩」到哪個城市,比如說呆在北京等工作機會的年輕人,內地便稱為「北漂一族」。

 

最近有些調查說本港樓價是各大城市中最貴,其實對比內地尤遠遠不及,據廣州媒體調查買新樓收租需76.8年才能回本,二手樓要64.9年才能回本。內地的最長利用年限才70年,如斯來看,香港的70後、80後都嚷著難買樓,這些住在大城市的民工、蟻族、蝸居族如何能用微薄的薪金買得起他們的「安樂蝸」?如何會對於他們工作的城市或「國家」有認同感? 

 

近日多個內地城市出現小規模「茉莉花集會」,中國的情況與「茉莉花國家」很相似,特別貧富懸殊等問題也如出一轍,過去幾年各地抗爭(群體性事件)此起彼伏,雖然規模不一,但大多跟老百姓房屋土地被奪、房屋拆遷,賠償被中飽私囊、官員貪腐有關。文字學概念裡「家」乃是一個財產的概念。「家」字的「?」就是財產中最重要的不動產之一的房產,而「?」下的「豕(豬)」就是最重要的動產,沒有了房屋及土地當然更沒有「家」的認同感了。中國政府應付「茉莉花革命」的軟策略是增加「派糖」力度,限令今年建成1000萬個保障房(公居屋)單位。「住房難」在內地被通稱為「三座大山」之一2,假如能稍微推動一下這座大山,切實執行保障房政策,對解決很多社會糾紛定是良性的開始,也是解決農民工問題的契機。雖然表面上內地的房屋政策對我們似乎沒什麼切身關係,但如果本港政府及地產商多想想溫總「流著道德的血液」這句話,我想定能解決很多社會上的「深層次矛盾」呢!

 


參考連結 /延伸閱讀 : 

1. 80後的新三座大山:蝸居、蟻族和暗算

2. 茉莉花革命將如何影響中國?

3. 星洲99至08年新居屋,足夠七成新婚上車!

 


 

1 Public Housing Governance in Singapore, 新加坡建屋發展局制定了“組屋計劃”,讓低收入者能住上廉價房。為此,政府投入了大量資金,先後實現了建屋發展的七個五年計劃,建成住宅近百萬套。新加坡居民,大多都是住組屋,周邊環境建設得如同花園一般。

2 這個概念最初由毛澤東提出,指舊中國人們頭上壓著的,包括封建主義,帝國主義和官僚資本主義「三座大山」。而現今社會廣泛流傳的「三座大山」,是指看病難、住房難、上學難。

 

集師廣益 - 政府應否資助市民置業

魏文輝老師

政府應否資助市民置業

近年香港其中一個熱門話題便是樓價持續高企,市民難以置業。因此,市民要求政府復建居屋之聲不絕於耳,究竟政府應該如何讓市民達到安居的目的﹖又應否資助市民置業﹖

首先,香港近年面對樓價高企,許多市民都因為樓價高企而放棄置業。部分市民不購買的原因,是因為他們沒有足夠的能力置業。由於香港近十年人均收入沒有太大改變,加上樓價不斷上升,導致有能力購買私人物業的市民人數不斷減少。

此外,急於購買樓宇的人多為「八十後」,他們將面對人生另一階段—結婚及另組家庭。不過他們普遍收入不多,而且不慣於省吃儉用,他們當中又有誰能夠儲蓄樓宇首期,以及有足夠能力每月供款﹖除了高薪一族,普通想要置業的市民,必須省吃儉用,才可每個月按時供樓,不過按現時部分八十後的消費模式來看,政府不應該資助市民置業。

其實,政府並不是沒有能力資助市民置業,問題是政府應否資助市民置業。因為政府完全有能力控制樓價的上升或下跌,當樓價高企到一個普通人都無法負荷的時候,政府是時候需要作出調節,而不只是等待樓價自然向下調整。例如政府可以嘗試按照市民的能力,替他們安排適合的資助房屋,不論是為他們提供新建或舊有樓宇(新建樓宇的價格應較舊有樓宇高),讓他們能夠盡快購買自己理想居房。

其次,政府應該就長遠房屋供應制定政策,避免樓價大起大跌,讓市民能夠按照自己的能力及需要購買房屋。此外,政府已透過香港按揭公司為市民提供置業貸款,他們只需付出一成首期便可購買樓宇,假若市民連一成首期也付不出來,我們怎可能確保他們有足夠能力供樓﹖因此,政府不一定要幫助所有的市民提供置業,不過政府可以透過一些措施,以滿足有能力供樓的市民的需求。

綜觀以上所說,政府有責任維持樓價穩定及為他們提供安居的地方(不一定購買樓宇),不過沒有責任資助市民置業。

通識圖像 - 樓房百科

桌面版